翎夜藤四郎_沉迷KHR

cn翎夜Rinya,产片困难户...。
主混漫圈游戏圈语c。圈名银曦/可儿。恋人-洛。
偶尔也会写写文,不过很渣。
家教初心/最爱。KHR再战五百年。躺在沼里I am fine!!!云狱的人情债真的很萌啊!!!或者5127废柴组w
最近沉迷冲斋,冲田总司理想型男友w
小王子喜欢来栖翔美风蓝,蓝翔吃安利吗?
ELSWORD虚无公主の痴汉!!^q^
#傲娇专业户##超元气中二烧酒#
企鹅号2907484441,人帅弧不长[大概],超好相处欢迎勾搭!!!!!

一点掉粉的话/写给自己的话...

目前最戳我的cp应该是云狱和冲斋排个第三出来的话或许是蓝翔虽然这对真的是冷得没朋友...再往后排大概是家教里萌的别的cp以及一些以前喜欢的现在淡圈看得少了的。总之对一药热情过去了由于种种原因目前有点难以被炸回去...已经约好的肯定会好好写完好好出片。再之后可能还是倾向于先完结了有人等着的青鸟然后好好写云狱吧。家教是我初心虽然初心cp不是云狱不过还有点特殊的原因总之去年立的往后主推云狱的flag再立一次。至于冲斋...在初二初三时曾经想为前女友写一篇中长不过后来许多原因放置了,如果我能找到曾经记录那些想法和段子的本子的话,也许会写出来,即使她看不到。

待到忙碌的六月过去,我可能会迎来一个不太好的暑假。在这里为自己祈祷一下希望到时候可以平静心态去面对那件事...。
然后多练舞多动笔多背单词总之不能像这三天假一样这么咸鱼或者想着出去浪......

好吧这些也算是写给自己的目标整理。...

你们都在60fo点文但是我62fo来自各种不同领域的小伙伴怎么办。。。要不等到100fo看我在什么坑就码什么cp的文吧x
目前沉迷KHR勿念(。

冬天的片x...拖延症晚期...
忍不住了先丢个预告吧(((
整套片最喜欢的一张www

在阴暗的环境里成长但却笑得非常灿烂...真是太不容易了。
想去温暖那个笨蛋啊。

【AiSyo】青い鳥-2(歌之王子殿下)

时隔三个月。我来更新。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但为了那位催我更文的小家伙(?)我会努力写下去。非常抱歉拖那么久...
1的链接见评论。
—————————————————————————
[蓝……]
[对不起……]
“不说明白的话我不懂你的意思啊……”
“翔……”
“到底……到底在哪里?”
像是一只没有灵魂单纯被操控着的布偶一般,蓝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自从他醒来后就不断听到在记忆储存器中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明明听得见声音就说明在附近才对,蓝想要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却是怎么都做不到。
追着声音跑出来已经有好一会儿了,起先还用跑的,但之后就只剩下了走动的力气。眼睛虽然看着前方,但并没有聚焦到任何东西上,声音,也已经听不到好一会儿了。
“笨蛋翔……”
……
“快看快看!那是Quartet Night的美风蓝吧!居然真的遇到了!”
“啊啊!!本人比照片更好看!!!”
“要不上上去搭话?”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先拍照嘛!”
“运气好过头了吧!!”
“最近都没有消息却在大马路上出现了!!!”
“重大新闻啊!!!”
……
就这么穿着便服不加掩饰地走在大街上,蓝甚至忘记了自己当红偶像的身份,而导致的后果便是引来了路人的围观。有些甚至已经拍下了照片上传到了自己的推特上,这也引来了更多的人——
“Hi My Girl!我是小岭哦!虽然明白大家见到蓝蓝的激动心情但是非常非常抱歉,蓝蓝接下来还有工作!所以哥哥我现在要把他带回去了!蓝蓝之前是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所以秘密修行哦!之后一定会给大家带来surprise!所以期待下次的见面吧!之后也请多多指教么啾啾~!”
挤开了渐渐聚集而来的人群,岭二追上了还在缓慢向前走去的蓝,将他护在自己身后一边又安抚着围观路人们的情绪,随后立刻拉过他的手腕跑到路边叫了一辆计程车把人塞了进去,自己也跟了进去。
“呼……刚刚真是太危险了。司机,麻烦开XXX区。”
“岭二……?”
失神很久的蓝在这个时候终于恢复了过来。
“蓝蓝——!你到底怎么了嘛!突然之间就跑出去了,哥哥找得你好苦啊——你别忘了我们可是偶像,一般是不能穿着便服随便外出的。更何况你消失的那段时间一直没有你的消息外界正在散播各种对你,对我们Quartet Night不利的言……”
“声音……”
正当岭二对蓝进行说教时,蓝却像没有听到一般打断了他的话。
“蓝蓝?”
“我听到了……翔的声音。”
“小翔!?”
“不知道在哪里……一直在说对不起……”
“怎么会……!总之,现在还是先回博士那里吧,博士很担心你的情况。”
有了同样失踪的后辈的消息岭二自然高兴又惊讶,但看着状态失常的蓝,岭二还是更希望把他带去博士那里再问清详情,作为兄长一般的存在,岭二自然是不希望任何人出事的。
[蓝……没有时间了……]
“翔!!!”
“喂!蓝蓝!”
在蓝回应岭二之前,消失许久的声音再次出现了,而在留下意味不明又消极的话后,再次消失了。
蓝的声音,似乎是传达不到。
为了防止蓝再次暴走,岭二按住了他的肩膀,但蓝没有更多的反应,只是沉默了很久。
“岭二,我们回事务所。”
“虽然是可以……但怎么突然……”
“翔说,没有时间了……”
他转述了刚刚听到的话。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但我一定要找到他。先去事务所找。”
“可是……”
“拜托了……岭二。”
蓝难得的哀求的语气。
“啊啊我知道了——!司机先生麻烦去Shining事务所!”
“谢谢……”
一定,一定要找到你……
———————————————————————————
计程车到了事务所的门口,而未等车子停下,蓝就已经是准备好要下车的样子了。待到车停下,更是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
“我说蓝蓝啊——司机先生这个给你不用找了谢谢——等等哥哥我!”
“翔……不知道在不在这里。”
一路狂奔到了之前排练时总会用到的大客厅,推开门的一瞬间,蓝脱口而出——
“翔!”
“小蓝……!?”
然而回应他的人虽同样有着金发,但却和他要找的人截然不同。
看到进来的蓝,刚刚还愣在那儿的人已经跑上前来抱住了他。
“呜……真的是小蓝,太好了……!还以为你们都消失不见了……一个人,好寂寞……”
“那月……?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别的人呢?翔呢?”
看着激动地抱着自己甚至几乎要哭出来的那月,蓝却并没有同他一样的重逢的喜悦。他现在最想见的人仍旧没有出现。
“小翔到现在都还是下落不明,大家为了快点找到你和小翔每天除了工作外都只会留一个人在这边等消息,今天刚好是我留守,其余人全部出去打听消息了……虽然还没有小翔的消息,不过既然小蓝回来了,小翔一定马上就会回来的!!我现在立刻去通知别的人。”
“呼啊……通知的事哥哥也来帮忙!……蓝蓝?”
被蓝甩开了一大截的岭二在这个时候也到了大厅,并且刚好听到了那月的话,自然提出了帮忙通知的建议。
虽然之前就找到了蓝但急于和博士沟通他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别人蓝就醒了,之后又是跑出去追他,联络的事被一再延后。
可蓝的状态,即使是见到那月也不尽如人意。
“翔……不在这里吗……”
不同于岭二和那月的兴奋,蓝依旧没有见到想见的人,明明是显而易见的结果但还是自言自语般问了出来。
“岭二先帮忙通知吧,我去休息一下。”
未等岭二回应,蓝已经先走出大厅。
“蓝蓝……”
“喂?音也吗?小蓝回来了!……”
没有顾及大厅内两人的心思,蓝此时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翔。”
背靠在关上了的门上,蓝唤了一个人的名字,但却并没有任何回应。
他跟着记忆来到了曾经一同生活的房间。
刚刚的大厅是两人第一次真正相见的地方,在那里,美风蓝成为了来栖翔的前辈,并且在这个不大的宿舍开始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共同生活。
“翔……”
虽然现在自己已经从这里搬出去了,但时常还会在空闲时过来做客或是过一晚,在两人确定关系后也是自然而然地抱着那个矮个子的男生入睡。
现在,那张床铺干干净净,这间房也只有那月一个人使用。
明明只是故障沉睡了一段时间,但为什么那个时候的事好像已经很遥远了呢?
蓝踩上梯子到了翔的床上,仿佛在这里就能感受到恋人的气息一般,闭上了眼睛。
“翔,你到底去哪儿了……”
——————————————————————————
蓝做了一个梦。
或者对他而言是又一次读取了记忆储存器中的回忆吧。
[美风蓝吗……嘛!总之,接下来的精英课程就请多多指教了!蓝!]
……
[作息时间表……呜哇!?这么精准……!睡觉时间是九点……好早!?]
……
[呜哇!?……痛。]
……
[好……完成!喂!蓝,这个,可以通过了吧!]
……
[蓝,辛苦啦!一会儿要一起去吃午饭吗?下午的拍摄也是一起的呢。]
……
[喂!蓝!没事吧!振作一点!]
……
[不是人类吗……]
……
[不管是人类也好机器人也好!蓝就是蓝!就是我最重要的前辈,最重要的同伴!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
[蓝,这个是果冻哦,很好吃的!]
……
全都是之前沉睡中看到的场景,但这次只能看见,说不出任何话。
当人把盛着布丁的勺子伸到自己嘴边时,回忆中断了。
蓝醒了。
身上被盖上了一条毯子,岭二趴在写字台上睡着了。
起身的时候头差点撞到天花板,也只有矮个子的翔才能睡在上铺吧。
这么想着蓝回到了平地,发出的声响也把本就浅睡的岭二弄醒了。
“蓝蓝?起来了吗?啊啊……一不当心就睡着了……”
“没关系。”
“休息了一下有好一点吗?”
虽然知道蓝是机器人,但岭二依旧是拿他当作人来看待。刚刚的休眠,一部分是休息,更多是蓝又去回忆什么了吧。
并且是和小翔有关的。
“嗯。又见到小翔了。”
果不其然。
“所以,之后去哪里找他呢?蓝蓝的话,是不会放弃的吧。”
“去游乐园。麻烦借我墨镜和口罩。”
翔……等我。现在就去找你。

家庭教师。狱寺隼人.(语c自戏.)[2]

#云雀恭弥5.5生日快乐 #
#原谅我拖延症晚了几天啊啊啊啊...#
#OOC有。我已经是个废狱寺了。#
#拒绝撕逼。#
——————————————————————
啊啊啊啊...可恶...!!!要怎么开口才好啊——!!!
[站在街道拐角处的一户人家门前来回踱步,抬手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虽然看似是迷路了一样但实际上并不是迷路了。恰恰相反这条路是自己再熟悉不过了的,而这户人家,名牌上正是“沢田”二字。
至于这会儿翘课跑到人家家门口...只是为了来办一件特殊的事。]
不管了先敲门吧——
诶!?伯母!?您怎么...
啊...是采购刚回来吗...
东西请让我来拿吧!!!
[正当自己犹豫完准备去找屋子里的人时,自己要找的人正抱着一大包东西朝自己这边走来,原本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转而稍稍收回向人打了个招呼,随即接过人手中的袋子,恭恭敬敬地准备说出自己的请求。]
伯母!如果方便的话还请您教我如何做饼干...!!!
真的可以吗!?非常非常感谢——!!!!
[在人答应自己后立马弯腰标准地90度鞠躬。随后便跟着她走到家中的厨房里,将袖子整理好后掏出了一张记满了字的纸递到人面前。]
这是之前查到的理论知识已经全部记下来了!请伯母过目!!!
哈!?原来不用记这些吗!?!?
那、就直接开始吧——!
[有些生疏地遵循着人的教导一步步对作为原料的面粉、糖、鸡蛋等进行称重,而在融合原料前却被她的一句话噎到。]
伯母您一定是误会了什么!!!这只是...一个装饰用的戒指刚好在无名指才戴得下并不是什么婚戒!!!
所以随意拿下来也没问题的!!!?
[反应过来后一边辩解一边将指上的戒指取下放入口袋中,而未等自己开工进行下一步,身侧的人又是一个让自己难以回复的问题。]
所以不是什么结婚对象!?
硬、硬要说关系的话是个我欠了人情的家伙,所以只是打算做些饼干当他生日礼物顺便还人情而已!!!
[这么胡乱糊弄过去后终于重新回到了做饼干这件事上,虽然花了不少时间慢慢学习,但之后好歹还是做出了自己理想形状的饼干。]
谢谢伯母!!!
时间差不多了,那么我先告辞了!!!
[将残留下来的原料和使用过的器材收拾干净后又将刚做好的饼干和一个特别的小盒子一起装入了一个布袋中,看看时间刚好还在放学前便匆匆忙忙和人道了个别,重新朝学校的方向跑去。]
喂——云雀恭弥!
这玩意给你,然后咱们扯平——
——别指望我对你说生日快乐!?
——————————————————————
小盒子里是戒指*

实际上我很想写出连自己都可以虐哭的故事...但是似乎一药那篇影と届かない思い已经是自己目前的极限了...。不知道是文字功底不够还是我自己的情感存在问题吧。

【一药】影と届かない思い。(刀剑乱舞)

一把大刀。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东西传达到了没有。
可儿是谁我不知道(...
拒绝撕逼。拒绝撕逼。拒绝撕逼。

—————————————————————————

竹子中流动的清水下注到在其之下的竹子中,下面的竹子在被不断注入水而无法保持平衡后开口向下倒出积攒在内的水,如此循环。虽然是单调的过程但伴随着流水的声音与偶尔水流倒入池中响声倒也能让人舒心地看上,听上很久。
仅仅是这样简单的循环却足以让人安心。
所以在有这种令人生出安心感的景物边上,正午的太阳洒遍大地,洒进房间,暖洋洋地也正适合午睡,更适合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影子。
于是,房间内的黑发少年躺在蓝发青年的怀中,眼镜因靠在人身上有些歪曲,自然闭合的眼帘与微微上扬的嘴角都证明了少年睡得很舒坦。
而正抱着他的青年则是拿着他平时总爱看的那些书来偷偷学习——不论是医学相关或是现代的鬼魂传说,都不算青年熟知的范围。但青年很享受听着少年告诉他自己从书上看到的内容并且将目光停留在眼前的少年身上的每分每秒,如果是了解的内容,那么看出神也没问题也能接上话茬,不是吗?
这么想着,青年低头,在少年额上轻轻落下一吻,怀中的少年也因这个吻而睡得更加安稳。
这是他们午时的安心循环,一直到集合出阵的铃声响起,两人被分配到了任务,临走前也一如既往得到了对方印在手背上代表祝福的吻——不论是怎样的任务都会这么吻一下。
若不是有意外发生,这样的日常将会永远保持下去吧——

Day One:
“一期哥,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阳光撒在庭院的高大树木上,而被树遮挡掉光线,在地上画出了名叫“影子”的黑暗。

黑发少年穿着出阵回来还未来得及换下的战斗服走在过道上,影子被黄昏时的光亮拉得很长。在走到某一间房间的门口时,少年停下了脚步,似乎是在顾虑什么一般,踌躇了许久才拉开移门,走到了房间里面。
背对着门盘腿随意地坐在房间中央,从门外照射进来的光线将少年的影子投射在了他的面前。

“呼...今天出阵的地图一切正常,大家都平安回来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水蓝色头发的青年坐在少年对面,上下打量了面前确实毫无受伤迹象的少年的话,抬起手揉了揉他柔顺的黑发。

“不过乱今天也还是状态不对劲,出阵的时候像是发泄一般的攻击方式,连我也吓了一跳。”
“啊...那还真是令人担心...”
“不过一期哥不用担心,那家伙我会照顾好的。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
“嗯,药研真是可靠呢,要好好照顾大家啊。”
“我一定,会照顾好大家的。”

少年握紧了拳头,在心里又说了一遍这句话。

“药研...”

担心地看着面前认真的少年,他也并非不相信自己这位出色的弟弟做不到,相反,倒是怕他为了做到自己说的话而拼命过头。

“不用那么给自己增加压力也可...”
“好了,一期哥!我差不多该去找大将汇报战果了,先走了。”

话音刚落,少年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房间,却在门口又站停下来留了一句话。

“明天见。”

Day Two: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和前一天同样的场景,只是没有了少年进门前的犹豫。

“今天上午和兄弟们一起出阵,大家都变得更强了。”
“变强...那就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了。”
“下午也出阵了,不过是跟着鹤丸殿下他们,果然太刀的实力我还远远比不上吗...不过,我一定会努力变强保护兄弟们的。”

隔着的仅仅几米的距离被青年走近上去缩到了零,随后他伸手将少年揽到了自己怀里。

“药研...可以不用那么拼命的...”
声音温柔似水,其中又参杂着心疼与不舍。

“毕竟一期哥就是这样保护我们的啊!”
“好了,我要去汇报战果了。”

依旧是同昨天一样,起身,离开,在门口停了一下,留下同样的话——

“明天见。”

Day Three:
“咳、回来了。”
“药研!?”

今天推门进入的,是浑身被刀伤遍布的少年,在腰侧作为本体的刀刃上甚至出现不少缺口和裂痕,同他瘦弱苍白的身体一般,仿佛马上就要破碎,触目惊心。

“怎么会...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咳啊、一期哥不用担心。只不过是出阵的时候碰到了检非违使。明明...我还可以继续作战,但却被大将叫回来了...”

似是每走一步就会耗尽体力一般,少年一进门便靠在了墙上,身体脱力地沿着墙面滑落到地上。
青年立刻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又一次把少年揽到了自己怀中。

“你在想什么啊!把自己弄成这样了还想着作战!难道你想自己碎掉吗!这种事...我不会允许。”

一反往常总是较为平和的语气,显然是生气了。
少年却只是自嘲般地勾起了嘴角。

“对不起。”
“药研...。”
“...我去手入室手入。”

扶着墙支起身体,然后转身离开,如同本就该如此一样。

Day Four:
“今天稍微早一点,我来了,一期哥。”
“这里随时欢迎,药研。”

不同于前两天的出阵装,今天的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衣物,而外面却套着长长的白大褂,倒是颇像实验员的样子,甚至还戴了一副银色半框眼镜。

“啊啊——因为昨天的事被罚今天只能留在本丸里执行内番工作...还是除了手合以外的内番。”

双手交叉置于脑后,少年的样子反倒不像说出口的抱怨的话语一样颓废,硬要说倒像是无奈多一点。

“像昨天那样乱来,换我也会不让你出阵的。”
“嘛...一期哥的话也会阻止我出阵吧。”

青年将手搭在少年头上。
少年将目光落在窗户外。

“说起来...明天起...我要出去远征。大将安排了两天的远征。”
“这样吗...远征也能锻炼自己,不要松懈了。”
“麻烦的叮嘱就算了——我会注意的——我可是大人了。”
“哈哈,药研总是会这么说呢。”
“那——我走了。之后几天来不了了。”
“嗯,路上小心。”

Five Day:
药研没有来,房间里没有影子。

Six Day:
药研没有来,房间里没有影子。

Seven Day:
药研来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
房间里至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人的影子。

“一期哥...我回来了。”
“这次远征...遇到了上次遇到的敌人啊。”
“这次,我把他们全部杀掉了。”
“你看,我变强了,我回来了。”
“下次再遇到这种等级的敌人交给我就好。”
“兄弟们都没事也都变强了。”
“我们都...平平安安地回来了。”
“所以...”
“你也回来好吗...”
“一期哥......”

在少年面前,是红色的刀鞘和,破碎的铁片。

七天前。
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等粟田口派刀一同出阵,回城途中遇到扭曲空间中出现的敌人,最终一期一振以外全员负伤。
一期一振碎刀。
“你们...一定要好好回去本丸。”
这是一期一振最后的一句话。

“听说一个人死后的灵魂会在七天内留在他曾经生活过的房间。”
“而黄昏时是灵力最强,阴阳界限最不分明的时候。”
药研曾在什么书上看到过这样的话。

药研藤四郎在那之后日夜不断出阵,唯独傍晚会去到一期一振的房间。
作为灵体的一期一振看得到药研藤四郎,但付丧神的药研藤四郎却看不到一期一振。
不过药研藤四郎知道一期一振就在他的身边。
一期也知道自己存在的限制,因为书上的内容他看过药研也和他也和他讲过。

所以他们定过一个希望永远不会有用上一刻的七日约定。
可惜日常被打破后约定还是用上了。

一直不休息地作战到重伤,审神者最终强制停止了药研藤四郎的出阵,并且安排了较长期的远征,待到再次回城时,七天刚过。
而那次的远征,依旧是粟田口派的刀组成的部队,同时再次遇到了扭曲空间的敌人。
待到回城时,全员毫发无损。

“七天内我能隐约感受到你的灵魂你的存在。”
“但七天后,什么都没有了。”
“除了...那份传达不到的思念。”
药研藤四郎在书上加上了这样的话。

—————————————————————————
非常感谢试吃然后给我意见的啾啾,阿漓和优优www
然后...
张嘴吃刀,这刀痛吗?
别叉我出去!!!!!!
我保证捅完这刀对得起后缀就不刀了!!!!!
(顶着锅跑了

Rinya也想成为被大家喜欢的人啊。

线稿来自阿漓[阿黎?]我就涂了个色x
发色和衣服颜色不正我知道;w;尽力靠近了不过好像还是差距挺大...
我或许是有特殊的毁线稿技能吧qwq
下次画对应的药研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