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夜りんや_现实过分充实

cn翎夜Rinya
蝙蝠少女。
想成为被大家喜欢的人。
キラキラの声優になりたい。
“仅有一次的人生,当然要做自己想做喜欢做的事!”
绝对不可以放弃梦想!

比起写文写戏可能更擅长写理解与分析的一条咸鱼

拍片一时爽,后期火葬场

我爱PIU

集训中...现实过分充实

银魂。来岛又子.(语c自戏.)[4]

-战场之花。

*有私设幼年,纯粹个人妄想勿较真。
*OOC请务必指出。

砖瓦砌成的房屋高大得如同城堡皇宫,过去或许是什么大人物带着侍卫随从居住于此,而如今的残破颓败已完全不见昔日辉煌。少了生气便适合鬼神出没,极易藏身和设置机关的废弃大楼成了再好不过的埋伏地点。

“离预计的时间还有一点儿..”

兵力的部署已全部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动。正思考着这次的情报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又是假消息,一阵风轻轻吹过,带起自己金色发梢的同时也将一抹随风摆动的白色送入眼帘——那是朵盛开在路边的野花,洁白柔嫩的花瓣在绿色茎叶的托付下,于这枯暗的环境中努力绽放,同周围的萧条景象显得格格不入。

说起来,有多久没看到过花了呢?

纯白的花朵仿佛变成了无数的蝴蝶,一下子占据了视线中的一切,等到再次看清时,自己已身处一片花园。及腰的绿色植物围成了一块块区域,各色的花朵便点缀在这一片翠绿中。身边跑过了一个矮小的身影,及肩的灿金色短发与现在无异,右边的发上夹了绿色树叶形状的发卡刚好露出了耳朵。小小的身形穿梭在花园中,身后又传来稍稍急促的脚步声与提醒的话语。

那是幼年时的记忆,陌生得难以置信。

当那双还未碰过枪械的手触碰到一朵黄色的野花时,蝴蝶又再次占据视线,这次是黄色的,同那位大人衣物上的印花一样。已是孤身一人的女孩乞求他带上自己,而后被拒绝,被抓捕,又被拯救,不可思议的并肩作战后那一句“走吧”,代替了温柔叮嘱的是战场上无言的信赖。

在那以后的未来,无数次无数次梦到的场景。

部下的通告将自己从回忆中拉回,眨眼间又再次是那朵白色野花,在战场上训练出来的敏锐洞察力已感觉到了敌人的靠近,现在,不是被允许沉浸于回忆之中的时刻。没有一丝犹豫,阻击敌人的战斗已然在第一发子弹射出时打响,红色弹丸的称号绝不是浪得虚名,所到之处,尸首遍地。

这里,可是战场。

当手枪中的子弹命中最后一人的脑门时,这场战争便落下帷幕,同伴扔出的炸药爆炸后点燃了野草仍在燃烧,火光也无法使尸体扭曲的表情看上去有任何生机,临死前的恐惧亦或是战败的不甘,无论哪个都是在战场上见惯了的——

唯一不同的是,原先白色的花被人类的献血染得鲜红,在火焰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艳丽富有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

这就是战场之花。

战场之花,美丽而又残酷。













其实想表达又子本身也是战场之花,不知道这一层意思表达出来了没有。...

银魂。来岛又子.(语c自戏.)[3]

-雨与伤。

*131番来岛又子。
*和晋助大人的联戏。
*OOC请务必指出。

下雨了。

乌云密布的天空中落下滴滴雨点,拍打在屋檐上发出饶人心烦的声响,连带着心情都变得阴郁起来,对于伤者是使疼痛更加剧烈的天气。

还真是讨厌啊...

将替换的绷带与药品放到一个盘子上后静静来到人房前,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在烦人的雨声中轻轻叩击房门,随后开口询问。

“晋助大人?差不多该换药了。”

一反往常总有简洁的回应声,此时回响在耳边的只有雨滴落下的啪嗒声,除此之外一片寂静。

“晋助大人...?”

又一次出声询问,在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后思考起那位大人是否正在补眠的可能性,待在门口等候些许,出于担心还是蹑手蹑脚,尽可能不发出声响地打开了屋门。

“...!?”

点燃的烛灯已被风吹灭,昏暗的房间内显然没有人的生气,屋外的雨在此时下得更大,惊讶的情绪还未停留太久,身体已经做出反应放下了手中的托盘,房间到大门的距离仿佛从未那么短过,随手拿起门边的雨伞便冲进了黑暗的雨幕中。

为什么没有早点意识到呢...。
懊悔与不甘,那位大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啊...

在雨中不断地奔跑着,任由被风吹动的雨点拍打在身上,伞的作用并没有体现出太多,仅仅避免了立刻浑身湿透的惨状,周遭为数不多的路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

谁还会在意那么多啊...

不知跑了多久,连身上都已经几乎湿透,那抹熟悉的紫色终于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颤抖着的背影和攥紧了的拳,刚刚还急促的呼吸和飞快的步伐在这些映入眼帘后都慢慢平缓下来。

雨伞落到了地上。

调整了呼吸到正常的频率,缓缓走到人的身后,这次并没有再多的犹豫,身体几乎是不受控制地伸手从背后拥住了他,雨水的冰凉又或是冷风的低温,让人想要去温暖,不由得又抱紧了几分。

“没关系...”

只有彼此才能够明白的话语脱口而出,随后又再次陷入雨声的笼罩中,很久很久。

并不是您的错。
您已经做得很好了。
又子还会变得更强,下次还要帮上您更多。
不会再让您受伤了。
所以...

“回去吧。”

银魂。来岛又子.(语c自戏.)[2]

-枪不会杀人,人才会。

*OOC请务必指出,细节之后捞。

子弹射出的声音和击入人肉体的闷声几乎是同时发出的,若不仔细去听就无法发现后者。知道这一点已经是追随那位大人以后的事了。

父亲走时留下了两把手枪,冰冷的器械没能使母亲免遭一死,所谓家的温暖最终都被剥夺,最后留下流亡的自己与枪为伴,除此一无所有,枪不离身便是那时起的习惯。

第一次使用手枪是父亲刚刚离开没多久后的事,并不是两把都用了,仅仅是其中一把,双手紧握住枪身并扣动扳机,强大的后坐力又或者是心理上对于枪响声的恐惧使得身体不受控制地后退了两步,手臂一阵酸麻。

那一记子弹射入了追捕自己的人的腹部,殷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潺潺流出,只是不大的一个伤口却足以使人瘫倒在地。那时候的自己被眼前的鲜红震慑,只顾在人继续追杀自己前仓皇而逃,最后映入眼帘的是那人因疼痛而扭曲的表情。那张脸在几年后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枪是不会杀人的。

再次见面时显然他还记得当初在他肚子上开了洞的小女孩,作为敌人的指挥官却直冲着自己——那时还只是队中一个普通枪手——拔刀相向。早已习惯子弹射出的后坐力当然也不再畏惧枪声,这次射出的子弹直接命中了他的心脏,甚至没有痛苦就带着一脸的难以置信瘫倒在地,伤口处流出血液,早就见惯了。而后又是一阵厮杀,脚下尸体血流成河,一个个弹孔烙印于尸体之上,那是自己的杰作。

人才是会杀人的。

再之后的战场已是“红色弹丸”的舞台,子弹在人身上绽放红色的死亡之花,朵朵位于要害。回过头去回想刚拿到手枪时的不安,第一次用枪时的恐惧,那些时日都是在指望手中之物杀人以保护自己,但是啊——

现在可是再清楚不过。

枪不会杀人,人才会。

银魂。来岛又子.(语c自戏.)[1]

-陷阱。

*首戏,OOC请务必指出,之后会再改。

随着剧烈的炮响声,灰黑色烟雾在不远处升起,被炮弹炸裂的残破肢体散发出浓烈血腥味传入鼻腔,那是战争开始的信号。

“冲!”

简洁的字词下达命令,同时抽出腰间两把配枪紧握手中。领头的敌人已出现在视线中,仅仅几步便跨过遮挡身形的草丛,未给面前人惊讶的时间,食指连续扣动扳机,子弹击入肉体的闷响与死前的悲鸣同时传入耳中。

“才这点能耐吗?也太小看我们鬼兵队了吧!”

不过短短几分钟,先前带着杀气冲上来的敌人已经悉数躺倒在地变为一具具四肢扭曲的尸体。

正得意着这次轻松无比的大获全胜,值得信赖的部下却匆忙跑到自己身边,看着他慌张的身形一丝不安掠过心头,未等自己开口询问,自己最为害怕的情形已经在他口中成为事实。

“什么...!?晋助大人...。可恶!!!”

之前获取的情报是敌人故意放出的假消息,目的在分散我们的战斗力,同时我方的战力部署也被对方预料到,所以自己率兵的战场虽然轻松获胜,但晋助大人那边却因远超出预估的敌人数目而陷入苦战。

这种事情...为什么没有早点意识到啊!还在那里得意...。

“是陷阱!全员,返回中心战地!”

在知道这一现况后立刻再次下令,语气中带着难以忽视的焦急。内心的愧疚使得脚步也不由得加快起来,可敌方显然是预料到了这一切,一路上埋伏着诸多比刚刚更为棘手的敌人,是故意在为阻止汇合拖延时间。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会被你们阻挡住啊!”

皱紧眉头手握双枪连连扣动扳机进行射击以防止敌人的靠近,高度集中注意力留心敌人的同时观察着周遭的局势。清脆的枪响声,嘈杂的冷兵器相碰撞的声音,使出浑身力气的怒吼和临死前不甘的哀嚎再夹杂着些微肉体撞击的声音成为了战场的主旋律。

“晋助大人...。”

由不得自己半点的分神敌人已经趁机近身到自己身旁,侃侃躲过他奋力朝自己砍来的一刀并迅速瞄准对方心脏射击,这才勉强弥补刚刚一时失神导致的空隙,看来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

“啧...。”

重新凝神到战场上,一支手枪的弹匣已经空了,按动机关换匣期间只靠单手的力量还是稍稍薄弱了些,形成缝隙给了敌人近战机会,钢刀割破腰际的疼痛感传来时自己忍不住咬紧嘴唇,肘击人软肋随后补上一枪,得力于附近的伙伴支援击退了再企图靠近自己的人,局势这才得以控制。

“马上...马上就能赶到了。”

虽说中了敌人的陷阱但对方实力不过如此,一路的阻拦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离晋助大人的位置应该已经很近了,哪怕不能说毫发无损,好歹是保留了足以掩护撤退的体力与兵力......

一定,一定不能让那位大人有任何闪失。

莲翔有点好吃啊......!!!!

宝石之国。露琪尔.(语c自戏.)[1]

#千纸鹤
#OOC请务必指出。

「那么,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

将第2759/617次手术的相关信息记录在纸上后,医疗室外夕阳的余晖撒在地上将一切染成橙红。再过不久这灿烂的暖色将越来越深,从紫色到漆黑,这代表着黑夜的降临。缺乏阳光会导致行动的迟缓与不便,错误率也会更高,在亲身得出这样的教训后,例行的手术总是在傍晚就暂时停止。

「接下来的时间...」

正打算去图书馆借几本相关书籍以打发休息前的短暂时间时,伊尔洛一边叫着自己的名字一边捧着一叠纸张和一本书向这边跑了过来,等他站定后视线聚焦,才发现他手中是被染色和裁剪过的正方形纸张。

「算好了我结束手术的时间带着这些东西过来,你又有什么老年人的休闲游戏想推荐给我了吗?」

习惯性地出言调侃来人,在一如既往的追逐打闹过后,自己终于得知了他的来意——帮忙一起在纸上写下“希望月球上的同伴早日回来”并照着书上的指示折成纸鹤。今年纸张的产量意外很多,刚好可以用来进行祈祷。

「我并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事被占据...好了我会帮忙的。」

本想拒绝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但看着面前人明显又要开始一番说教的模样还是无奈答应了下来。或许偶尔做做别的事情也不坏吧?

完成委托任务后伊尔洛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愉快地离开了医疗室,会是他来拜托自己,一定是他们早就盘算好的。落日即将没入地平线下,外边的色彩明显比自己刚刚结束手术时要更深了些。

拿起笔,黑色的字迹落在未被着色的白色一面上,随后将纸张对折四次以折出辅助线......后续的步骤意外有些困难。在失败了多次,纸张都变得皱巴巴时,第一个纸鹤终于折好了。

「原来是这样折的。」

成功一次后的效率立即变快了许多,五颜六色的纸张在加工下都变成了一只只彩色的纸鹤占据桌面大部分的位置,而伊尔洛拿来的纸只剩下最后一张了。那是一张单面被染成红色的手工纸,红色,和那人的发色一样。

「心愿,吗?」

某本书上记载着在纸上写下心愿并折成纸鹤,愿望就会实现。自己并不怎么相信这种无凭无据的东西,对于被抓去月球的同伴也始终认为他们不会轻易回来,刚刚一直折的纸鹤和纸上的字不过是受人委托去帮忙的产物。但如果书上记载的是真的,实际上自己的心愿是——

「希望医术可以进步。」

等到反应过来时,手中的纸张已经变成了一只红色的纸鹤,盯着这只内容不同的纸鹤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将它与一桌面的纸鹤区别了开来——它被自己放到了那个大木箱里。

「寄托希望于这种东西上,不如自己更努力一点。」

纸鹤就当是送他的小礼物吧。

窗外已经彻底变成了深色,繁星尽己所能散发着微弱的光亮,房间内则是由水母提供了些许光线。

接下来,休息前的时间再想想如何提高手术的成功率。

【金红石/露琪尔】角色理解

◆对于露琪尔的角色理解。

*以下均去除了和帕帕拉琪亚有关的剧情。

-对医术的执着。
出场感觉大部分剧情都是在修复别的宝石或者和医术有关的实验,比如对翡翠的韧性测试,想解剖法斯的手臂,把小白解剖。
也因为执着过头到满脑子好像只有医术所以被叫“庸医”。
但是论医术毫无疑问是名医不是庸医,不管同伴碎成什么样都能拼回去,甚至还能换脚换头。

-责任感。
作为宝石人中的医术担当,露琪尔的日常任务就已经工作量很大很累了,但在想要休息的时候如果有别的宝石造访还是会帮忙拼接给难题出主意。
漫画62画里在犹豫要不要去月球的时候也说了“如果我不在了,谁来为大家治疗”。

-人物介绍里说露琪尔“以前”相当傲慢。
这一点现在的剧情来看是他基本对医术以外的事都是比较平淡的态度,没有看他在什么事上有太大的情绪起伏甚至法斯变成蛞蝓的时候满脑子也是解剖。
但是对什么事都平淡不代表他冷漠。
翡翠的人物介绍里有说和露琪尔打闹的时候会有安心感,锆石和波尔茨组队的时候他也有和伊尔洛闹着玩,他其实是个关心伙伴的人。

-比起波尔茨的不善表达,露琪尔是不爱表达。
在第一集里露琪尔就有对法斯说“是我们把有才气和战斗力但总会把事情搞砸的他关进了黑夜”并且表达了对辰砂的无奈和惋惜,可见他想的时候也会好好表达自己的想法看法。
但是回看前一点,露琪尔对翡翠和伊尔洛的关心都是打闹玩笑的方式,他从来没有真正在人面前表现出在意谁的样子,62话中的那句话也是独白,或许是认为没有必要表达吧。
前期法斯说“因为最喜欢老师所以想帮上忙”的时候露琪尔被黄钻说“这家伙只是害羞了”,可见年长成熟又和露琪尔较熟的伊尔洛是看出来了一点他的心思。

-或许刻意和同伴保持了一定距离。
结合上面两点以及露琪尔说话大多都是敬体的猜测。

-“冷静而慎重”。
在漫画中法斯邀请了露琪尔和他一起去月球,说了去月球的话说不定能够找到治愈帕帕拉琪亚的方法,这样的筹码摆在他面前,他却是被诱劝中唯一一个想到要去找老师获得许可的人。
在62话里有一页里全是露琪尔的内心独白,那一页看得出他想了很多,在做出决定前非常慎重,面对诱惑也十分冷静。

-可能不参与任何战斗已经很久了。
曾经的露琪尔不可能没有战斗过,只要会参与战斗那么必定会有武器,但是在法斯等人去月球的时候露琪尔也只是抓了一套他的手术工具而没有一把像样的武器,猜测只有完全不会参与战斗的人才会身边连武器也没有。








目前是这些,有关帕帕的分析理解我之后会单独写。
并非完全独立完成,感谢和我一起讨论给我补充的基友。
如果有任何表达不清或是和原著不符的请务必告诉我。也欢迎有不同理解的人一起讨论。
拒绝撕逼。拒绝撕逼。拒绝撕逼。

【冬担组/黑安】はじめ。(宝石之国.)

*一辆百合车,黑安向注意。

*现p,有不少私设,以后会慢慢解释。

*常识性错误我的锅[顶锅跑了。

*OOC大概是有的...文采是不存在的...

*拒绝撕逼。拒绝撕逼。拒绝撕逼。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戳链接!(手癌...自动修正吧x

https://m.weibo.cn/6450077129/4191542035724863

 

啊...女孩子真好哦

【冬担组】暖かい雪。(宝石之国.)

*800字小作文
*cp为黑水晶(凯恩戈姆)x南极石(安特库琪赛特),无明显攻受倾向。
*现p,百合向
*灵感来源 @SHERBETAX 的那张图!!!call爆馨馨呜呜呜!!!!!!
*拒绝撕逼。

————————————————————————

细碎的雪花从空中缓缓飘落,堆积起来,将彩色的世界用白色覆盖,放眼望去,四处都是一片银白。
百货大厦的入口处,穿着米白色大衣的女孩儿正站在房檐下抬头看向天空。雪白的皮肤,白色的围巾,浅色的服饰和银白的发,融入到雪景中,显得她仿佛就是从白雪中走出一般。
雪粒随着风在空中打着转慢慢落下,落到女孩儿伸出的手上,然后被体温慢慢融化。一直到伸出的手被雪和风弄得冰凉,女孩儿才收回了手,伸出另一只一直放在口袋中的手握在一起来回搓了搓,之后又凑到嘴边哈气。
“喂——安特库。”
从地铁站出口的方向又跑来一个女孩儿,相较于站在门口的安特库,她灰色的大衣配着同样的银发,倒是使她在雪景和人群中都尤为显眼。寻声望去,安特库一眼就看见了凯恩,刚朝人的方向跨出几步甚至还没有几片雪花落到她头上时,凯恩已经小跑到她面前了。
“你迟到了。”看着眼前因匆忙赶来脸上浮起微红的恋人,安特库依旧平静地说出了这个事实。
“...才几分钟,你太苛刻了。”无奈面前人一贯严谨认真的对事风格,凯恩抬起手,先是将人刚刚玩雪冻红了的手放在自己手心,视线从上往下打量了会儿,还没看到人两排整齐的衣扣,盯着围巾,她忍不住皱起眉头。
“怎么了?”安特库看着人皱眉,不解地问了一句。
随后,已经重新暖和起来的手被放开,面前人的手伸向自己颈间,凉气瞬间环绕在脖子周围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过没过多久,被整齐理好的围巾又再次缠上脖子。
“你这围巾怎么戴的啊...”凯恩提着围巾的一端在人颈部绕了一圈,确保不会太紧又不会钻风后小心翼翼地抚平交叉处的褶皱,而长出来的部分也被叠好,乖顺地贴在安特库的胸口。
“反正暖和就好...”
顺从地站在原地任人替自己重戴围巾,前前后后也不过短短的几十秒。倒是她们说话时哈出的白气让两人间的气氛显得更加暧昧。
“走啦,你想站在外面当雪人?”
雪已经慢慢在头旋积攒起来啦。凯恩伸手拍去安特库头上的碎雪,垂下后握住了女孩儿的手。
“我倒是很喜欢雪。”
不动声色地,安特库扣住了凯恩的手。

歌之王子殿下。来栖翔.(语c自戏.)[6]

短打。联动with我家蓝蓝~♡
久违上了小翔皮呐。

—————————————————————————
*陆地与海

就算是作为王子殿下在城堡中享受尽各种各样奢华的生活,自己内心渴望着的还是自由外出的乐趣。

身体不好所以不得私自外出?这种事情本大爷可不会在意——!

趁着戒备稍微宽松的清晨,我又一次溜出了城堡。今天要去哪里看看比较好呢——?上次去了周边的集市,这次...去森林里探险吧!

根据书上所记载的,夜晚的森林充满了各种可怕的野兽,那是猎人的目标,可为此牺牲的人可不占少数。好在现在是白天,树木的气息带给自己的是胜过细致照顾的舒适感与生命力。

我在树林中漫步,偶尔顺着树干爬上稍矮的树眺望更远的地方——每次都有惊喜,都是我不曾见过的绚丽景色。

在森林的尽头,我看见了大海。略透明的蓝色与晴朗的天空相接,是画作中都不曾展现的柔和。我俯下身看向海面,清澈的水中我看见自己不知何时弄脏了的脸颊,头发上似乎还沾上了树叶,不过这种感觉并不坏,只是在回去之前可要好好处理一下啊——

正想着这些,原本平静的海面荡开了阵阵微波,我向源头看去,看见的是更令我惊讶的景象——比海更加好看的蓝,耳侧的鱼鳍,以及,紫色的尾巴。毫无疑问,这是童话书中才有的人鱼,比想象的...更加耀眼。

我看着他愣了几秒直到他向我游来,虽然书中记载着人鱼的危险与无情,可当靠近我时,我只觉得我仿佛是用光了我所有的好运才得以与他相会。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我笑了起来。

“你好,人鱼さん,我是来栖翔,你叫什么名字——?”

美丽到就算被发现又溜出来了我也完全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