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夜りんや_前に進め。

cn翎夜Rinya
想成为被大家喜欢的人。
“我会更加更加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堀川国广】关于极化

认真去想的话感觉极化了的刀刀们多多少少都会改变...个人熟悉新选组历史和堀川多一点,所以就说说对堀川极化的想法吧...
实际上是先想奶极化才有了之前的台词分析和角色理解...不过该说的我觉得我都说完了orz
个人觉得堀川对于过去是有执念的,这一点是和他别的语音中透露出的成熟开朗不同。在回想里甚至是被兼さん提醒不能改变历史,之后也像反驳一样说兼さん哭了而没有说“我知道了”...所以应该是有一定执念的,至于执念的程度不是很能说的清,如果连三句不离兼さん都是因为遗憾过去他的下落不明没能照顾兼さん到最后甚至可能土方先生离开的时候他也不在他们身边...那就是很深的执念了,如果官方是预谋拿这个搞事那可能回来后的堀川就...会变不少吧。具体堀川对历史的执念到了什么程度极化以后也就知道了。
我的话...极化回来希望堀川是能够彻底放下那些执念,变得更强更自信,兼厨这点不知道会不会改变,私心奶一口不改。立绘剪影看不出太多...只能猜测飘带可能是护额上的。
如果官方不搞事,堀川还是那个开朗可爱的小天使,如果搞事(可能性很小)...真怕堀川像药研那样变得非常稳重可靠但是念叨照顾主人不那么活泼了...
还有没多少个小时就开极化了...我奶不动了...听天由命吧x...
开极化后在这篇里补上个人想法。

【堀川国广】角色理解(仅游戏)

看这篇之前建议先看一下我之前写的台词分析,看看大致想法合不合……不然这篇加入更多我个人想法和感情的角色理解可能会给您带来不悦……
同时台词分析里的内容这边会用到但不会再那么细致分析。
会随时删改,只要我有了新的理解我就会直接改动原有的内容。

☆Rinya的cp向是兼堀可逆不可拆☆
☆仅代表个人看法和理解☆
☆欢迎交流讨论但绝对拒绝撕逼☆
☆上一点非常重要请再看一遍☆

原本在名朋上和一位土方先生讨论国广时我说了关键词是“努力”、“不自信”、“成熟”,在前几天整理台词分析以后我依旧认为这三个是国广很重要的三个关键词,但是我忽略了他本身最吸引人最小天使的活泼开朗。下面我就刚刚提到的四个关键词一一说我的理解。
先从被我忽略但实际上是他最明显的活泼开朗开始。
现在我眼中的国广是在日常中会为自己加油,一点点小事也会很开心,很乐观的一把刀刀。所以他的开始语音里也说了“今天也要元气满满地加油!”,而后无论是装备还是远征还是锻刀还是别的什么,只要是一点点不糟糕的小事,他基本都是超活力超精神语气里也是满满的高兴,应该也是个气氛活跃小能手www
而后是“不自信”。
虽然堀川开朗活泼,但是这些表面上的高兴乐观依旧掩盖不了有些小意外时他对自己的不满和别人重视他时的惊讶。在和别人比较(尤其是和兼桑)时他几乎时下意识把自己放在了别人之下的位置,给自己的定位时是作为“辅助”存在的,承包大部分杂务。而当被推上队长之位时,顾虑之余也会冷静稳重地做好份内的事并对同伴加以提醒,非常可靠。真正战斗时也不会怯懦,甚至会让敌人不要小看自己。所以我认为堀川不自信,但也仅仅只是不自信,需要有人去相信他,告诉他他做得到。一个小猜测,堀川不自信的根源有可能是因为他的身份有些不明,虽然是国广但是却不一定是真品。
因为他不自信,所以一直在“努力”。
会认为空白的时间浪费,会在手合时特别激动总是让人指教自己,堀川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更可靠。语音里有自己给自己鼓劲,也是“加油”一类的词。他努力想帮上忙,也在努力想成为像兼桑那样又强又帅的刃,想对得起兼桑的搭档兼助手这个身份。
最后是成熟。
这一点,该说是撇去上面三个以后非常明显的了。在战场上告诉自己不能生气要冷静,出阵时提醒兼桑提醒身边的人注意事项,以及手合和陆奥守的台词更是直接说了堀川是冷静到可怕。如果说唯一不成熟的点就是他依旧想改变历史,希望土方先生可以不用死。但是这又同时能看出他对历史的执念,不至于真的去改变他,但是却也有着不小的执念。
细思极恐的一点,如果连堀川三句不离兼桑也是出于对历史他下落不明不能和兼桑和土方先生战斗到最后这一点的遗憾,那堀川就真的是非常在意过去的一把刃了……(堀川下落不明的时间也有不同说法这里只是一个假设,具体堀川对历史执念到什么程度马上极化出了就知道了。)
然后是一些小的点,有些来自台词分析那篇底下的评论。
可能有不想被兼桑知道的一面比如可能是以他为目标努力,明明一直到提醒他各种事宜但是自己却会轻易生气动怒(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要反复提醒自己不能生气),表面功夫很好。
做事很认真很可靠,偶尔可能有点小腹黑。
对兼桑总是特别照顾但是实际上该做的事会很严厉地盯着兼桑做完。
对他人都非常非常有礼貌用上了敬语。
最后猜测一下堀川对土方先生的态度。
看堀川三句不离兼桑并且是一来就问兼桑有没有来过说明这段历史对堀川来说是很好的回忆,以至于堀川甚至会希望土方先生可以不用死。但是不会像和兼桑那样那么那么亲切?感觉堀川提土方先生的次数真的好少啊……脑补土方组三人的相处模式应该是兼桑和岁三勾肩搭背然后堀川看着他们三个人一起笑吧。一直待在土方先生身边堀川也一定是懂得土方先生严厉下藏着的温柔的。具体的,等极化……

角色理解也写完了……有点犯困可能有手癌和放飞自我……白天起来改顺便奶极化zzzzzzZ。

【堀川国广】台词分析(仅游戏)

要极化了所以写个极化前的台词分析当庆祝吧。

☆仅代表个人理解☆
☆日语不是非常好可能有误☆
☆混杂别处看见的分析理解☆
☆欢迎和我一起讨论给我捉虫指正但绝对拒绝撕逼☆
☆上一点非常重要请再看一遍☆

不管官方怎么用脚做游戏,刀剑男士们还是从游戏而来,所以下面我先一句句分析堀川的语音台词(日文原文+参考翻译,来自萌娘百科和自己手打,包括了已经移出的部分)。

→(一)图鉴说明:

-僕?堀川国広と言って、和泉守兼定と一緒に、土方歳三が使っていた脇差さ。
僕が本物の国広かどうかは意見が別れるところだけど、少なくとも兼さん……兼定の相棒だったことだけは、本当だよ
-我?我叫堀川国广,与和泉守兼定一起,是土方岁三使用过的胁差。
有争论过我否是真正的国广作品,不过至少兼桑……兼定是我的搭档,这是真的哦

*[1]一开始是“我?”可能有种被问到自己所以很意外的感觉,语音里也是后面才流畅起来。
*[2]特别正式地都说了兼さん和土方先生的全名。
*[3]一开始想直接叫兼さん,后来还是改口叫了全名,这边理解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兼さん感情好到可以直呼其名,和[1]放一起看有点不自信的感觉。当然也有可能只是想强调一下是“和泉守兼定”而不是别的人。
*[4]对于自己是不是真品这一点的在意程度不如自己是兼さん的搭档这点程度深。

→(二)登录(加载中)

-ええっ、もう始まっちゃうの!?
-诶诶?已经开始了吗!?

*有点慌张(?

→(三)登录(加载完成)

-刀剣乱舞、始まるよ!
-刀剑乱舞,开始了哟!

*和(二)连一起的话就是慌张后马上可以调整回来。

→(四)入手

-すみませーん。こっちに兼さん……和泉守兼定は来てませんか?あっ、僕は堀川国広です。よろしく 
-不好意思——、兼桑……和泉守兼定来了吗?我是堀川国广。请多关照。

*同(一)/[3]

→(五)开始游戏

-今日も元気に頑張ろう!
-今天也要精神满满地加油!

*很元气活泼www

→(六)本丸

-本丸すみません、兼さんはこっち来てないですか?
-不好意思,兼桑还没来这儿吗?

*[1]不再改称呼了,可以认为是自我认可了和兼さん关系确实很好或者不会搞错兼さん是和泉守兼定。
*[2]语音听起来很慌张,因为找不到兼さん

-僕は兼さんの相棒で、助手ですからね。
-我是兼桑的搭档,也是助手呢。

*[3]语音里说这句的时候很高兴很自信www!!!

-何かやっておく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か?掃除とか、洗濯とか。
-有可以让我做的事情吗?扫除啊洗衣服啊。

*[4]希望可以帮上忙,哪怕是去做一些杂务。

→(七)本丸(放置)

-うーん、この空いた時間がもったいないな。
-嗯,这段空闲的时间感觉好浪费啊

*觉得空闲的时间浪费,应该是希望可以做些事帮上忙或者锻炼自己。

→(八)本丸(负伤)

-いやあ、やっぱり助手の僕じゃ兼さんみたいにはいきませんね。
-哎呀,果然作为助手的我还不能变得像兼桑一样呢。

*[1]想成为像兼さん那样的人(这里应该是指他的强大)但是做不到。
『Rinya内心:因为你是胁差啊呜呜呜...不是因为你不够棒是刀种不同呜呜呜...』

-兼さん、短気は損気、ですよ…。
-兼桑,性急吃亏啊…。(已移除)

*[2]明明是自己受伤却会提醒兼さん不能心急。
『小堀川的贴心和真的性急的兼さん真的好互补嗷嗷嗷』

→(九)结成(入替)

-お手伝いなら任せて!
-要帮忙的话交给我吧!

*想帮上忙。

→(十)结成(队长)

-兼さん差し置いて、僕が隊長でいいのかな。
-把兼桑放在一边让我当队长真的好吗。

*[1]语音里声音是渐渐变小 ...
*[2]认为兼さん比自己更适合当队长,(至少在兼さん面前)不自信。

→(十一)装备

-せっかくだから、格好よく装備した方がいいかな。
-机会难得还是装扮得帅点比较好啊。

*[1]也有一颗想帅的心xxx
『因为兼さん帅???』

-実用性と美の両立って言うのは簡単だけど、実践するのはね。
-实用性和美观两者兼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有点难呢。

*[2]想想兼さん自称的“又帅又强”吧...堀川或许是以兼さん为目标努力吧。

-はいはーい!
-好的好的!

*[3]超元气可爱!!!!←词穷了

→(十二)远征

-はいはーい、後方支援はばっちりです。
-好的好的,我会好好进行后方支援的。

*[1]这个和(十一)的两个“はいはーい”几乎是一样的语气,对堀川来说哪怕是去远征也是和获得装备一样开心的事啊...
*[2]真的是能帮上忙就会很开心。

→(十三)远征归还(队长)

-これ、前線の助けになりますかね?
-这些对前线有帮助吗?

*想帮上忙xN

→(十四)远征归还(近侍)

-遠征部隊が帰ってきたね!
-远征部队回来啦!

*会很欢迎远征的伙伴回来,听语音觉得很高兴

→(十五)锻刀

-おお、新入隊員ですね!
-哦哦,新来队员呢!

*有新伙伴也会超开心www

→(十六)刀装

-手順を守って……こうかな。
-按照顺序……这样吧。

*不知道能不能算认真...

→(十七)手入(轻伤)

-ちょっとお洗濯に行ってきます。
-稍微去洗下衣服。

*可能因为受伤会把衣服弄脏所以这么说?这句不太确定。

→(十八)手入(中伤及重伤)

-うーん、無理せず、ちょっと寝てきます…。
-唔,还是不要勉强,稍微睡会儿吧……。

*[1]这边说了不要勉强已经是中伤重伤了,那么之前一些小伤应该还是会逞强的
*[2]即使是中伤重伤也只是“稍微”睡会儿...

→(十九)炼结

-あっ、いいかんじですね!
-啊,感觉真好!

*大概因为炼结后会变强所以觉得感觉好吧

→(二十)任务完成

-あっ、任務が終わったみたいですよ。
-啊,任务好像完成了哟。

*这句里“好像”也有点不确定,不自信的感觉。

→(二十一)战绩

-うーん、主さんの戦績はこんな感じですか。
-嗯,主人的战绩是这种感觉啊。

*这句待补充...我是语音里也听不出是什么感觉...orz

→(二十二)万屋

-買いすぎはいけませんよ。
-买太多是不行的哟。

*开启了监督模式。
『题外话一下,这边监督的对象是去万屋买东西的审神者,哪怕是对审神者堀川也会出言提醒,所以我认为在盯兼さん内番的时候也会很用心劝导!!!』

→(二十三)出阵

-行こう、銃や砲がいない僕らの戦場へ。
-走吧,去那个没有枪炮的,属于我们的战场。

*[1]这句要涉及历史了,和新选组刀刀以及陆奥守一样他们是幕末时期的刀,也就是武士的冷兵器时代将要过去继而使用枪炮做主要武器,他们的主人就是因为时代的变迁而不得不稍稍改变作战方式,而那时候不再是属于他们的时代他们的战场
*[2]语音里这句一开始是很平静,之后是难以掩饰的喜悦,说明堀川对于上前线作战是非常期待高兴的,毕竟是想帮上忙啊w

→(二十四)发现资源

-あっ、これはいいね!
-啊,这真棒!

*捡到东西很开心(???

→(二十五)索敌

-情報を持ってきて。次の動きを判断するから。
-先获得情报,其次才可以判断动向。

*在战场上非常沉着冷静,很有判断力,语音里也是相对平静的语气。

→(二十六)开战

-さーて、僕も頑張らないとね。
-那么,我也必须要努力了呢。

*会努力去战斗wwww

→(二十七)池田屋特殊台词

-御用改めである!
-我们要搜索这个房子!

*涉及历史。一般来说要杀进去搜索敌人的时候都会吼这么一句,不过当时池田屋事件土方先生他们是去错地方了,回到池田屋的时候战斗已经开始一会儿了,堀川这边这句台词可能是遗憾当时没有能够第一时间上前线作战吧。
『然后在池田屋清光就折断了orzzzz...』

→(二十八)演练开始

-よーし、訓練頑張ろう!
-好,训练加油吧!

*会给自己加油鼓劲啊www

→(二十九)攻击

-遅いよ!
-太慢了!

*[1]作为胁差但是机动好像不算太高...???刀种压制吧。
*[2]也可以理解为是堀川在面对敌人时的自信???

-悪い、僕も結構邪道でね!
-不好意思,我也是相当邪道的呢!

*[3]言下之意“不能小看我!”吧x
*[4]也有可能是因为天然理心流注重实战所以战斗的时候什么招都有比如花丸里兼さん的扬沙,兼さん语音台词里也有这个,并且手合里也提到兼さん有奇怪的战斗习惯,所以这个“邪道”应该是和兼さん或者土方先生学的。

-会心一击闇討ち、暗殺、お手の物っ!
-偷袭、暗杀,这些都是我的拿手好戏!

*[5]也是强调自己并不弱
*[6]偷袭可能是对应油小路事变的用伊东的尸体引出别的队士包围杀掉虽然之后反过来被包围不过也算暗中出击吧,暗杀应该是对应对前局长芹泽鸭的暗杀。

→(三十)二刀开眼

-てやー!
-嘿呀——!

*语音听起来有种竭尽全力的感觉

→(三十一)轻伤

-冷静でいなきゃ…!
-要冷静…!

*[1]在战场上会提醒自己要冷静,还是比较理性的。

-怒らない…怒らない…
-不要动怒…不要动怒…

*[2]这...同[1],在战场上提醒自己不能动怒,很理性。

→(三十二)中伤、重伤

-ああ…よくもやってくれたな。
-啊啊…被伤成这样了。

*不知道是否可以翻译成“真亏你能做到这个地步。”总之语音里听出来了隐忍的怒气和受伤后的不甘。

→(三十三)真剑必杀

-兼さんがああだから、僕は怒らないようにしたいんだけど…ッ!
-因为兼桑在,所以我本不想生气的…!

*真剑也不忘提兼さん啊...不过具体表达什么我不太确定。

→(三十四)单骑讨伐

-追い詰められても、今はまだ、死ぬしかないわけじゃない!
-被逼到无路可走,但是如今并非只能求死!

*不会轻易放弃,这一点和土方先生是一样。
『题外话一下PM的土方先生在漫画里也有对近藤先生说过类似的话,总之就是无论如何不要放弃。』

→(三十五)Boss点到达

-敵の本拠だね…皆!襲撃準備はいい!?
-敌人的本部啊…大家!准备好袭击了吗!?

*会提醒同伴准备袭击,可见是很稳重可靠的队长啊w

→(三十六)胜利(MVP)

-兼さん、やったよ!
-兼桑,我做到了!

*赢了不忘记告诉兼さん啊www不过换个角度来说,堀川也很想向兼さん证明自己啊...

→(三十七)升特

-これで、兼さんと並び立っても遜色ないかな?
-这样和兼桑并肩也不会显得逊色了吧?

*这句更明显了,想向兼さん证明自己,想站在兼さん身边,或许还有一点是想对得起“兼さん的搭档兼助手”这一身份。

→(三十八)马当番开始

-こういう雑事は僕の担当かな?
-这样的杂活还是让我来做吧?

*虽然想上战场之类的但是对自己的定位是“做杂活”的...
『QAQ堀川明明那么棒的才不会全把杂活都给你』

→(三十九)马当番结束

-こっちが変なことしない限り、馬はおとなしくしてくれるんだよね。
-我这边尽量不做些奇怪的事情,马也变乖了呢。

*这句求补充。感觉有深意但是完全不懂...
*总结各位评论的补充版本不一但是大致都是说有人拿堀川试刀时伤害了动物。那么这句里能看出对于伤害过动物的自己堀川是自责的,评论试刀为“奇怪的事”,但是实际上马儿却很亲近他←

→(四十)马当番开始(和兼さん)

-兼:国広ー、任せちゃっていいかー?
-兼:国广、这里能交给你吗?
-堀:わかったよ兼さん!……と言いたいのはやまやまなんだけれど……
-堀:我知道了兼桑!……虽然想这么说,要做的事像山一样多……

*表面上看起来超宠兼さん啊...

→(四十一)马当番结束(和兼さん)

-兼:くそっ、裏切ったな国広!監視しやがって!
-兼:可恶,国广你叛变了啊!居然来监视我!
-堀:ごめんねー、兼さん。主さんから見張るよう言われちゃっててさ
-堀:抱歉啦,兼桑。是主人吩咐叫我要盯着你

*刚刚宠兼さん完全是假装的=口=实际上会盯着兼さん好好完成任务,大概也能算有一点点小腹黑吧。

→(四十二)畑当番开始

-今日は畑仕事だね。頑張ろう!
-今天是田间作业。加油!

*所以说是被安排杂务也会给自己加油啊TUT...

→(四十三)畑当番结束

-ふう、おつかれさまー
-呼,辛苦啦——

*不会抱怨辛苦

→(四十四)炊当番开始(和兼さん)

-兼:やっぱりこういうのおかしくねえか?なんで刀が畑仕事なんか……
-兼:这种事果然很奇怪不是吗?为什么刀要来种田........
-堀:はいはい、くさらないくさらない
-堀:好好、打起精神来吧

*兼さん抱怨的时候会听着然后给他鼓劲

→(四十五)炊当番结束(和兼さん)
-兼:ふん、終わったぜ。これで文句ねーだろ
-兼:呼,终于结束了。这下你就没有怨言了吧
-堀:うんうん。えらいえらい
-堀:嗯。好棒好棒

*堀川宠小孩既视感max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十六)比试开始

-お手合わせ、お願いしまーす
-比试,请多指教。

*这句也是语音里特别激动的一句,因为手合可以进步变强所以会尤其开心吧。

→(四十七)比试结束

-兼さんは変な癖ついちゃってるから、こういう機会はありがたいね
-兼桑有奇怪的战斗习惯,这样的机会真是难得呢

*前面提过了,兼さん的战斗习惯该说是比较野...实战性强,估计对手合也会有一定影响吧。

→(四十八)比试开始(和兼さん)

-兼:正道を学ぶのも大事っちゃあ大事か
-兼:学习正道也是很重要的事吗
-堀:兼さんが何やら難しい顔をしている...
-堀:兼桑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情...

*这句看出国广很注意兼さん,而兼さん在和国广手合的时候会想着要学习正道,可能是不想自己的邪道太带坏堀川?

→(四十九)比试结束(和兼さん)

-兼:正道を修めた上での邪道か。そりゃそーだ
-兼:修成正道之上的邪道吗。说得也是
-堀:到達したようだ...
-堀:好像结束了...

*对于和兼さん的手合觉得结束得很快。
『特殊内番台词已补齐w』

→(五十)比试开始(和陆奥守)

-堀:今日は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ーす
-堀:今天还请多多指教
-陆:おお。こっちこそよろしく頼むぜよ
-陆:哦哦。你也请多指教

*只要是手合就会很有礼貌很开心的堀川w

→(五十一)比试结束(和陆奥守)

-堀:……なるほど。本来ならここまで踏み込むと銃で撃たれる、と
-堀:.....原來如此,照理来说只要踏到这里就会被枪击中啊
-陆:しょうこわいちや、なんか冷静に分析されゆう……!
-陆:真是可怕啊,如此冷静的分析......!

*就像陆奥守说的那样,堀川在战场上是冷静又理性,会去提醒伙伴然后分析周遭情形,是非常非常可靠的伙伴。能做到这个地步多少也能代表他的成熟。

→(五十二)比试开始(和长曾祢)

-长:和泉守兼定相手だとまともな訓練にならんだろうからな。おれが見てやろう
-长:如果是和泉守做对手的话就没法认真训练了吧,来让我看看
-堀:はい、お願いします!
-堀:是!麻烦了!

*我的重点在为什么对手是兼さん就不能认真训练了...

→(五十三)比试结束(和长曾祢)

-长:そばに仲間がいる前提の癖が付いているな。手助けもいいが、程々にな
-长:你的好习惯是会假设有同伴在身边。虽然是很好的辅助,但是也要记得分寸
-堀:気を付けます……
-堀:我会注意的...

*这里是直接由长曾祢的话里得知堀川对自己的定位是“辅助”。明明沉稳可靠平时又活泼开朗,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却是这么定位自己...
→(五十四)回想

-堀:兼さん、ここは函館だよ!
-堀:兼桑...这里是函馆!
-兼:わかってらあ...
-兼:我知道...
-堀:これはつまり主が、いや、前の主が
-堀:这也就是说主人...不...前主
-兼:わかってる!
-兼:我知道了!
-堀:ひょっとしたら死なないですむかも...
-堀:说不定不用死也可以...
-兼:駄目だ駄目だ!てめえ言いつけ忘れたか。歴史は歴史、良くも、悪くも
-兼:不行不行!你这家伙忘记了吗。历史就是历史,好也罢,不好也罢
-堀:でも兼さん、泣いてるよ
-堀:可是兼桑,你在哭哦...
-兼:うるせえ!
-兼:吵死了!

*[1]堀川到函馆会很开心,很怀念主人甚至想改变历史。(所以其实成熟如堀川也对历史有不小执念的
*[2]被兼さん提醒了不能改变历史也像岔开话题一样说兼さん在哭而没说“我知道了”这类的话,可见对前主土方先生是有一定执念的。
『这也是我怕被官方用来揪住搞事的点...』

→(五十五)破坏

-っ…まずい…僕がいなくなったら……兼さん……。
-…不好…我要是不在的话…兼桑……。

*...别说话,用心感受他对兼さん的爱(划掉)牵挂...

期间限定台词

→(五十六)正月限定

-お屠蘇気分もほどほどに。……兼さん叱ってきます
-喝屠苏酒也要适度啊。……我去责备兼桑

*[1]屠苏酒是什么酒求科普...
*[2]真的不是完完全全宠着兼さん让他放飞自我x

→(五十七)新年神签(2016年)

-お手伝いしますね
-我来帮忙吧

*[1]出现了!!!想帮忙的热心肠国广x

-小吉です
-小吉

-中吉です
-中吉

-大吉です!いい感じですね
-大吉!感觉不错呢

*[2]都是敬体,看来对审神者是很尊敬很尊敬的。

→(五十九)刀剑乱舞一周年

-一周年か。兼さん共々、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ねがいしますね
-一周年啊。从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和兼桑

*兼さん的份也一起了2333333真的很有“助手”的感觉!!!!

→(六十)审神者就任一周年

-主さん、就任一周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主公,祝贺就任一周年!

*我词穷了我们结束吧...x

比起分析可能更多是个整理...花了不少时间希望对大家有帮助也欢迎来一起讨论www
本来想写角色分析理解的不过介于台词一句句分析工作量就够大了我之后再慢慢整合吧orz...希望极化前可以搞定qwq
有点cp脑不知道会不会冒犯唔...。
一开始想分析敬语和敬体简体等然后摸鱼的日语水平表示臣妾做不到啊...希望有太太可以指点帮忙一起再将这篇细化quq...
真的求捉虫求讨论求勾搭...!!!!!
『整理完毕于2017.7.31』

站在舞台上被人关注被人应援...呜...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棒的——!!!

刀剑乱舞。堀川国广.(语c自戏.)[3]

#绑专戏#
#OOC请务必指出#



“谁...?”

耳边传来模糊的什么人说话的声音,长期待在阴沉的海底,此时再听见这样的声音却仿佛是幻觉那般不真实。
除了沉海的自己,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到这种冰冷无趣的地方来啊......

“有谁在说话吗...?”

原以为真的是自己听错了什么,隔了一会儿那声音却又再次出现,并且渐渐清晰起来,应该是离自己的距离更近了。
不是错觉吗?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这一次已经能够大致确认那声音说着的是自己的名字。
隔着不知道多少距离,有个声音正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是谁...?”

在水中听见的声音总和曾经在岸上听见的声音不同,自己一时间不能确定正叫着自己名字的人是谁。
但是,一定是个自己很熟悉的人——那声音带给自己的是安心感,那份不知缘由的安心使得自己长期以来在海底的孤独寂寞都消失不见。

“......唔”

正呼唤着自己名字的声音不断在向自己靠近,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本来没有的气泡声和鱼儿游动带起的水波声也渐渐在耳边响起。
随后是同样久违了的光。
自己这是从海底往上浮了吗?

“你是...”

那声音此时已经近在咫尺,似乎是知道自己听得见一般,那个声音向自己发问,问自己还记不记得他。
答案呼之欲出,可在自己说出那个名字前却落入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怀抱。
那人紧紧地抱住了自己,随后他的手掌贴上了自己的脸颊,他的体温便也顺势传递了过来。

好温暖...

自己伸手回抱了他,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一头乌黑长发,上面还有红色缎带系成的蝴蝶结。
移目看向那人的脸,丝毫未变的蓝色眼眸在水中也是那样美丽,有着吸引人,让人沉沦的特殊魅力。
他自称的帅气就是你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观察也挑不出人一点点的瑕疵。

“兼さん...!!”

几乎没有改变的面容,在亲眼见证后又怎会还不知道是谁呢?那可是自己最最敬佩,最最喜爱,在冰冷的海底也不断思念着的人啊...
在这阳光能够照射到的浅海中,自己与一直思念着的人再次相见了。
难以抑制此时激动的心情勾起了嘴角,紧紧抱住了面前的人。

“终于...又见面了——!”


-私设是本丸的兼桑去找审神者捞国广了(...
-这篇彻底放飞自我(...)气?那是什么...

写戏着重想体现人物气场,做到去掉那些标志性的话语习惯等还是让人可以知道你在c的是哪个角色。至于文字描写,尽量去掉那些繁复的大长句少用无用的描写,除了心理也要注意别的描写千万不能人物和场景脱节。
暂时想到这些。前一点能做到,重点就在于戏了......

薄桜鬼。冲田总司.(语c自戏.)[2]

#沖田総司祭#
#联戏-with:PM总司#
#俳句梗#
#OOC请务必指出#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咳、咳咳...!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入屋内,有些刺目的光线使得昏沉睡了很久的自己也被唤醒。有些困难地眨了眨眼以应付许久不见的光亮,分明是刚刚清醒起来,第一感受到的却是喉口的痒意与习惯了的血腥味,时至今日,自己已经知道时间所剩无几,便也无意再压抑咳嗽,只是抬手拿过一边的手巾以防止血液溅到被褥。]
咳咳...咳咳!咳...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
[待到咳完了这一阵后移开了手中的手巾,雪白的布上那一大片血红不仅刺目,同时也在不断告诉自己,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无能。]
近藤先生和一く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
[扭过头看着窗外的天空,在离自己很远很远的地方,曾经一起作战的伙伴们此时或许也正在战斗着吧...?可是自己...。]
可恶...。
[握紧了拳头又慢慢松开,有些费劲地撑起了无力的身体,弯下腰拿起即使不能作战也一直放在身边的佩刀,握上刀柄轻轻将刀从刀鞘中拉出一截,由铁制成的利刃此时正反射着自己疲惫不堪的容貌。]
抱歉呐...不能让你体现作为刀的意义...。
[用力将刀一口气从鞘中拔出,放下刀鞘双手握住刀柄,深吸一口气后用力向前突刺,正想收回刀进行第二次突刺,自肺部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却不允许自己再这么做。]
咳、咳咳...咳!
[双膝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而跪倒在地板上,伴随着疼痛的总是猛烈的咳嗽,即使抬手也挡不住体内的血液想从口中涌出体内的冲力,最终鲜血四溅。]
真是...这样的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这么狼狈的样子才不是我冲田总司该有的啊!
[分明下定决心要成为新选组的剑,要帮助近藤先生斩杀挡在新选组面前的人...可是,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做不到...而连这些都做不到,我又能做到什么呢?]
可恶...可恶...。
[重重锤了一下地板骂着此时的自己的无能,随后还是冷静了下来。再次朝窗外看去,此时正有人在给园中的花儿浇水,水流顺着花的根渗进土层的深处,得到水滋养的花不畏惧烈日,尽情地盛开着。想起之前偷了土方先生的俳句集在那里面看见的诗句,脑中竟也有相仿的句子浮现。]
“动かねば、暗にへだつや、花と水。”
やれやれ...像那个鬼之副长一样有闲情雅致作诗的就更不是我冲田总司了吧。
[轻声将脑中想着的诗句念出,在说出口后却又自我嘲讽。没错,冲田总司可不是会就这样任凭自己躺在床上自我叹息然后死去的人!既然是定下的信念,那就贯彻到底吧!何况...现在的自己还有成为罗刹后获得的力量!]
近藤先生,土方先生,大家...请再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去你们身边!
[确定了自己该做的事,用力将身体撑起,将利刃归回刀鞘并带在了身边,走到房间的角落,那里放着土方先生留给自己的新队服,既然要重回战场,那也必定要以新选组成员的身份回去!怀着这个念头换下了那一席早就腻了的白衣,同时也宣告着放弃战斗的冲田总司的死亡,换上新的洋装,冲田总司还会继续作为新选组的剑战斗下去!]
留在新选组便是我的全部,即使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
附上生诞时写的浅薄的俳句理解:
“动かねば、暗にへたつや、花と水”
这或许是你在世上留下的唯一俳句,而其中的含义我就稍作猜测吧。
「如果不动的话,花和水将被分隔于黑暗的两端」
↑在三种常见翻译中我最倾向于这种翻译。而依我理解,那是总司在生命末期留下的俳句,那时的他便是“不动”、“动不了”。而花与水,花的生长需要水,但有水不一定能使花开,新撰组异闻录中的总司说自己连供花生长的水也做不了,那便是被黑暗阻隔在了两端吧,大胆猜测,或许俳句中的黑暗指的是总司得的夺去他生命的肺痨。如果这真的是总司留下的俳句,那这句话中便是包含了他的无奈,他的不甘,他的哀伤吧...

*欢迎勾搭——!!!
*关于总司祭想说的应该都在戏里表达了...然后说不出别的话了...







-勤奋得我怀疑我是假的...

空は綺麗ですねーー♪

刀剑乱舞。堀川国广.(语c自戏.)[2]

#沉海梗#
#OOC请务必指出#

“好冷...。”
阵阵寒意袭来,紧闭着双眼又或许是因为太暗而什么都看不清,全身都被冰冷的水流包围却意外可以呼吸。
啊,毕竟..我不是人类,也不会因为在水中就轻易死去...
周围没有任何声音,在距离地面很深很深的海底,连时间仿佛都被停止了,唯有不曾消散的意识和记忆告诉自己,自己曾经是作为付丧神存在过的。
“兼...さん、土方さん...”
今天也在呼唤着那两个人的名字。
自己被抛入海中后,已经过了多久了呢?记不清了啊...。
记忆中,自己和兼さん一同站在最后的战场上,背靠背,分明影响不到这场战斗的任何却仍旧是紧张地注意着周遭的一切,直到——直到那一声枪响,子弹进入肉体的沉闷声响,马儿的悲鸣,重物坠地的声音——这些糟糕的声音一一传入耳中。
没有一瞬间的犹豫,自己和兼さん都跑到了土方さん的身边,殷红的血液从他的体内不断流出,本就疲惫的面庞逐渐因失血而显得更加苍白憔悴,他抬手摸了摸在他身边的我们的头,拥有鬼之副长之称的土方さん,在那个时候却是如此温柔——他其实,一直一直都是温柔的人,只是习惯于表现出最严厉的那一面罢了。
没有太多的话语道别,土方さん就那样带着不甘却又像得到解脱一般的笑容,在我和兼さん的怀中闭上眼睛了,并且永远不会再睁开。
兼さん...哭了啊...
看着一边哭了的搭档,自己也不再压抑失去主人的悲伤情绪而大哭了起来。
不过...土方さん很快就会见到先走一步的近藤さん和沖田さん他们了吧?至于被留下的自己和兼さん...又会如何呢?
是被分开了啊...
“兼さん...”
在土方さん战死后的没多久,自己便被一群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人缴获,也许是因为用刀的时代已经过去,而“堀川国广”这把胁差也没有什么收藏的价值,自己被丢入了海中。
到现在也仍旧记得,在被丢入海中之前,兼さん紧紧地抱住了我,像土方さん走时那样无声地哭泣着,而自己则是伸出手回抱了他,叮嘱着一些日常的琐碎小事,直到不得已的分别到来。
刚刚沉入海中时,光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自己伸出了手想去抓住兼さん哭喊着伸出的手,可这并没有任何意义。
呐...就算我不在了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鱼儿们在身侧不断游动,水流的声音和气泡声也不断在耳边响起,可自己离光源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一直到什么也看不见。
“兼さん...会いたい...”
在这冰冷的海底,自己一天天被海水侵蚀,同样也一天天回忆着与旧主和搭档一同战斗生活的那段时光,最后再几乎不抱希望地祈愿着还能与那位帅气强大的搭档再次见面,再次并肩作战。
“兼さん...还能再次见面吗...?”
————————————————————
*可能有一些自己的私设吧,还有点意识流...希望不会太OOC...!!
*个人理解的堀川便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在海中度过了漫长的时光,所以才会在被锻出的第一时间询问兼さん在不在。而对于土方先生的感情有点参杂自己皮下的理解了,希望不至于太偏...。

-呜...有没有兼さん或者土方さん和我谈个恋爱啊...
============================
本体碎碎念:
今天也窝在深山老林里。
勤奋到不敢相信...
憋了两天并且近千字的一篇戏...很久没有这样认真写戏了...好爽。
状态快调整回来了,其实现在这样反而觉得没有了自我束缚会轻松一点点?
就是最近修仙得有点点过分大概ΣΣΣ...

刀剑乱舞。堀川国广.(语c自戏.)[1]

#首戏#
#OOC请务必指出#

“不冷静一点的话...。”
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遭受到了敌军的攻击,压下心中的怒气小声提醒着自己在战场上沉着冷静的重要性。握紧手中的本体放轻脚步绕道到敌人身后,趁着个子高大的敌人刚刚发现自己却还不及转身时双手紧握刀柄将刀刃贯穿敌人的身体。
“不好意思,我也是很邪道的啊——!”
收拾完一个敌人后环顾四周,选中距离自己最近的敌军再次握刀上前将其砍杀,而在转身后却是小看了敌短刀的机动而遭受攻击,虽然立刻向边上跳开躲避却也只是避免了遭受致命伤。
“啊啊...真亏你能做到这个地步!”
在心底谴责自己的连续失误后咬了咬下唇,想着那位一直同自己并肩作战的打刀战斗时的无畏和果敢,握在刀柄上的手又加大了几分力度。
“虽然不能像兼さん那样出色...但是我也不会在这里就倒下!”
忽略了伤口处传来的疼痛感,在敌军还在观察情况时冲到其身前自上用力下劈将敌军一刀斩断,随后立刻侧身挡下另一人的攻击,用力推开后借由惯性后跳拉开一段距离以供自己调整呼吸。
“现在...可不是说放弃的时候!!!”
深呼吸几次调整完毕后一边看着正朝自己袭来的敌人余光扫视周围合适的藏身地点,在看见一块较大可以挡住身形的岩石后毫不犹豫地躲到岩石侧后方继续紧盯敌军的行动,在它靠近过来的一瞬间爬上岩石起跳,从上斩杀敌人。
“暗中攻击,暗杀,可都是我的拿手好戏!”
看着巨大的身形逐渐消散,再次环顾四周确定没有潜在危险后收刀用力向后一甩甩去刀上血渍,将利刃收入刀鞘。
“兼さん、我做到了——!!!!”
—————————————————————————
在游戏台词的基础上稍微做了一点点改动,想写一个战斗中帅气的国广然而好像不太成功...。OTZ
后排求兼さん和我玩啊——!!!!!!!!!!!!!!!!!!!
给你打call和你一起内番——!!!!!!!!!!!!!!!!!!!!
给你抱着睡也可以啊xxx
===================================

以下本体碎碎念:
窝在深山老林里的一只野猫。
状态继续调整。
不过我7月好像很勤奋的样子呀(。
其实是不务正业x...
然后占个兼堀tag不知道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