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夜りんや_光になりたい。

cn翎夜Rinya
想成为被大家喜欢的人。
想去成为某人的光。
キラキラの声優になりたい。
“仅有一次的人生,当然要做自己想做喜欢做的事!”
绝对不可以放弃梦想!

比起写文可能更擅长写理解与分析的一条咸鱼

“以前我可是个T”
“真的吗?看看你这长发,怎么看都是P”
“是啊,现在留长头发等人娶我回家”

直到我遇到那个温柔却不自信的T
我决定跟她回家。

记梗。

并不满意土方组极化。海中相遇要拖更了我需要重新思索历史上土方组的关系。

【和泉守兼定】台词分析(仅游戏)

☆仅代表个人理解☆
☆日语不是非常好可能有误☆
☆混杂别处看见的分析理解☆
☆欢迎和我一起讨论给我捉虫指正但绝对拒绝撕逼☆
☆上一点非常重要请再看一遍☆

不管官方怎么用脚做游戏,刀剑男士们还是从游戏而来,所以下面我先一句句分析兼定的语音台词(日文原文+参考翻译,来自萌娘百科和自己手打)。

[[国广篇戳头,2017.7,近期有添加修改]]

→(一)图鉴说明

-オレは土方歳三が使ってたってことで有名な、和泉守兼定だ。
……つっても、オレは評価の高い二代目兼定じゃなく、十一代目か十二代目が打った刀だけどな。
まっ、侍の時代の終わりの、その最先端だったんだ。生まれに文句はないね
-我是土方岁三使用过的名刀,和泉守兼定。
……虽说如此,我不是那个评价很高的二代兼定,而是十一代或者十二代兼定锻造的刀。
嘛,身处武士终结时代的最前端,对这样的诞生也没有什么抱怨呢

*[1]对自己的定义是“名刀”。
*[2]之前看微博上太太的考据排除兼さん是十二代兼定的作品的可能。
*[3]武士终结时代是指兼さん唯一的主人,土方岁三身处的幕末时代,冷兵器战斗时代被枪炮所取代
*[4]对于自己的身份似乎是挺看开的,不过语音里有那么点儿不甘心的感觉。

→(二)入手
-オレは和泉守兼定。かっこ良くて強い! 最近流行りの刀だぜ
-我是和泉守兼定。又帅气又强大!最近流行的刀

*自信满满!!!!

→(三)登陆(加载中)

-ひとーつ!士道に背くまじき事!
-第一——!不可做违背武士道之事!

*印象中这是局中法度的内容,作为局中法度作者土方岁三的刃他是将这些记在心里了吧

→(四)登陆(加载完成)

-刀剣乱舞、開始する
-刀剑乱舞,开始

*语气是很平静的,感觉认真起来了

→(五)开始游戏

-いっちょやってやろうじゃないか
-姑且尝试一下也不错吧

*看来是很有挑战[?]精神,语气依旧是很认真平静的

→(六)本丸

-実用性一辺倒じゃあ華がねえ。見た目だけじゃあ話にならねえ。その点、オレはどっちも備えてる
-实用性一边倒却不够华丽。只是好看却不能成事。对于这点,我可是两者兼具的。

*[1]语气不浮夸,只是陈述事实一般的感觉,看来兼さん的自信是他内心就认为自己是又强又帅的刃
『嘛也确实是又强又帅www』

-刀は見た目だけじゃねえが、見た目が良くて損するわけでもねえ。武器が一個多いってことさ
-刀并不能只看外观,不过好看点也没有什么损失。算是武器多了一个特点吧

*[2]对于自己的帅气没有特别炫耀的意思

-国広…?あいつはなぁ、勝手にオレの助手とか名乗っててなあ…いや、助かってはいるんだけどな?
-国广…?那家伙啊,擅自自称是我的助手…不,好像确实被他帮过吧?

*[3]提到国广第一反映是“擅自称做是助手”,但仔细想想又觉得自己确实被帮助
*[4]由上一条猜测两刃相处时间应该是很长的,或者(以及?)兼さん是习惯了国广自称助手在自己身边

→(七)本丸(放置)

-なーにやってんだよ。まさか…オレに見とれてる?
-在干嘛啊。难道……看我看得入迷了?

*后面语气上扬有点点开玩笑的感觉超可爱www

→(八)本丸(负伤)

-実戦刀連中ならともかく、オレを使うなら、もうちょっと手入れに気をつけな
-先不说那些实战刀的家伙们,如果是使用我的话,还是要小心点保养啊

*希望自己被小心保养(可以更久地在战场上活跃?)

→(九)结成(入替)

-へぇへぇ、副隊長でいいのかな
-诶诶,让我当副队长没问题吧

*不是队长就当副队长233333

→(十)结成(队长)

-任せな、しっかり率いてやるよ
-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带队的

*对于自己带队也是非常自信的

→(十一)装备

-実用性は悪くねえ。あとは、コーディネートをどうするかだな
-实用性也不差。之后要怎么搭配才好啊

*[1]首先考虑实用性,然后考虑搭配,所以对于又帅又强兼さん应该更注重是“强”

-使えりゃいいって連中と俺は違うからな
-我和那些好用就行的家伙们可不一样啊

*[2]当然对于帅气也是很在意的,直说自己和好用就行的家伙们不一样,看来是挺直言不讳[?]

-いいねぇ。いいもん選ぶじゃねぇか
-真棒啊。不错的选择呢

*得到心仪的东西也是直接表达喜悦

→(十二)远征

-遠征かぁ…仕事だからな
-远征啊…工作的话也没办法呢

*对于远征干劲全无

→(十三)远征归还(队长)

-ほらよ、今回の成果だぜ
-看吧,这是这次的成果

*不过要做的话还是会好好完成,对于自己的成果也很自信

→(十四)远征归还(近侍)

-遠征部隊が戻ってきたようだな。ご苦労ご苦労
-远征部队好像回来了。辛苦辛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辛苦辛苦”感觉说得也很丧(...

→(十五)锻刀

-新入隊員がやってきたぜ
-新队员来了

*较平静,并不激动

→(十六)刀装

-えーと、これをこうして…ややこしいな
-诶那个,这个要这样…真纠结啊

*似乎不太擅长制作刀装,依旧是干劲全无的感觉

→(十七)手入(轻伤)

-かすり傷なんだけどなあ
-其实只是擦伤啊

*语气平静毫不在意一点点轻伤

→(十八)手入(中伤及重伤)

-っと悪いな…ちょっと、万全の状態にしてくるわ…
-抱歉…稍微等下让我回复到周全的状态吧

*隐隐有点不甘心的感觉,是想等到恢复完了继续战斗吧

→(十九)炼结

-いいねぇ…滾る
-真棒啊…热血沸腾

*热血沸腾迫不及待想上战场作战(?

→(二十)任务完成

-任務、ちゃんとやっているようだな。感心、感心。
-任务似乎有好好完成啊。佩服佩服。

*应该也是挺在意“完成任务”这件事的?

→(二十一)战绩

-ほっほーぅ、アンタの戦績…こんな感じか
-嚯嚯,你的战绩…是这种感觉啊

*看别人的战绩莫名有幸灾乐祸的感觉??

→(二十二)万屋

-言っておくが、主といえど金は貸さねえからな
-先说好,就算你是主人我也不会借钱给你的

*比起国广在意会不会乱花钱是更想强调自己不肯借钱,有点抠门,有说法说是随了土方先生...

→(二十三)出阵

-ヘヘッ、銃や大砲に出番を取られないなんていい感じだぜ
-嘿嘿,没有火枪大炮出场的感觉真好啊

*同(一)/[3][4]

→(二十四)发现资源

-おっこんな所で臨時収入…ってねぇ
-哦,这种地方有临时收入…呐

*捡到东西惊讶+开心

→(二十五)索敌

-情報を寄越せ。陽動に気をつけろ
-情报给我吧。注意敌人的假动作。

*会下达明确的指令和提醒,应该算是久经战场了

→(二十六)开战

-よーし、いっちょやってやろうじゃねえか
-好,干脆大干一场吧

*豪爽,男子气概max!!!

→(二十七)池田屋特殊台词

-御用改めである!
-我们要搜索这个房子!

*涉及历史。似乎是桔子在池田屋事件杀进去搜索敌人的时候吼了这么一句,兼さん这句特别有那种感觉,不过当时池田屋事件土方先生他们是去错地方了,回到池田屋的时候战斗已经开始一会儿了,同堀川,这边这句台词可能是遗憾当时没有能够第一时间上前线作战吧。
『然后在池田屋清光就折断了orzzzz...』

→(二十八)演练开始

-よーしよーし、楽しく訓練しようかねぇ
-好啊好啊,高高兴兴来训练吧

*比起高高兴兴语音感觉更像轻轻松松?

→(二十九)攻击

-そーら目潰しだ!
-扬沙迷眼!

*[1]随主人,天然理心流剑术适应实战会有不少歪门邪道的攻击方式

-そらよ!
-看这个!

*[2]估计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招式(...

→(三十)会心一击

-斬って殺すはお手のもの
-斩杀是我的拿手好戏

→(三十一)轻伤

-てめぇ…
-你…

*[1]听语音像是大意被伤到了,怒气不太有

-この野郎…!
-你这小子…!

*[2]这句倒是稍微带点怒气了

→(三十二)中伤、重伤

-舐めた真似してくれたな!
-还真是被小看了!

*怒气满满,看来是非常不喜欢被小看

→(三十三)真剑必杀

-こんの野郎…!ぶっ殺してやる!
-你这小子…!我要杀了你!

*比起怒气,更多是杀气了

→(三十四)单骑讨伐

-へへっ、まだ勝つ見込みがあるってのはいいもんだ
-嘿嘿,还能看到胜利的感觉真不错啊

*危机关头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并且语气也是很轻松,看来对自己的实力真的是相当自信的

→(三十五)Boss点到达

-ここが敵の本拠か…殴り込みだな
-这里就是敌人的老巢吗…大干一架吧

*发现了敌人的据点不是开心而是依旧沉稳的语气准备大干一场,看来兼さん在战场上也是相当冷静的

→(三十六)胜利(MVP)

-当然だろ?
-这是当然的吧?

*认为自己MVP是当然的事2333333自信感爆棚www

→(三十七)升特

-強い上にかっこいい。オレのファンが増えちまうかなー?
-不仅强大而且帅气。我的粉丝增加了吧?

*意外在意自己是不是粉丝增加了这件事23333
『是的你又强又帅有无数粉丝啊——!!!!!!!』

→(三十八)马当番开始

-はあ?馬当番?どういうことだよそれ
-哈?照顾马?怎么回事啊这是

*非战斗所以又是干劲全无噗

→(三十九)马当番结束

-馬の野郎……俺をなめてんじゃねぇのか?
-这些臭马…是看不起我吗!

*估计是不肯好好干活被马儿嫌弃吧x

→(四十)马当番开始(和国广)

-兼:国広ー、任せちゃっていいかー?
-兼:国广、这里能交给你吗?
-堀:わかったよ兼さん!……と言いたいのはやまやまなんだけれど……
-堀:我知道了兼桑!……虽然想这么说,要做的事像山一样多……

*遇到国广就把事情交给国广了
『所以兼さん你是这么使唤你的助手的吗!?内番偷懒是不可以的!!!!?』

→(四十一)马当番结束(和国广)

-兼:くそっ、裏切ったな国広!監視しやがって!
-兼:可恶,国广你叛变了啊!居然来监视我!
-堀:ごめんねー、兼さん。主さんから見張るよう言われちゃっててさ
-堀:抱歉啦,兼桑。是主人吩咐叫我要盯着你

*这句话看来兼さん和国广应该是很熟悉关系很好的,不然就不会有“叛变”这一说法了

→(四十二)畑当番开始

-前の主は農家出身だったけどさあ。さすがにこれはどうなんだよ
-虽说之前的主人是农家出身,不过这实在是怎么做才好啊

*[1]土方岁三和新选组的元老们很多都是农家出身
『副长还卖过药233333石田散药』
*[2]兼さん不会农活可能是因为他到土方先生身边的时候他已经不种田了(???

→(四十三)畑当番结束

-やることはやった。これで文句はねーだろ
-该做的都做了。这样就没有可抱怨的了吧

*虽然不擅长但是也会好好干活啊www

→(四十四)炊当番开始(和国广)

-兼:やっぱりこういうのおかしくねえか?なんで刀が畑仕事なんか……
-兼:这种事果然很奇怪不是吗?为什么刀要来种田........
-堀:はいはい、くさらないくさらない
-堀:好好、打起精神来吧

*在国广面前会抱怨起来,更加确定堀川对他来说是很信任很熟悉的存在

→(四十五)炊当番结束(和国广)
-兼:ふん、終わったぜ。これで文句ねーだろ
-兼:呼,终于结束了。这下你就没有怨言了吧
-堀:うんうん。えらいえらい
-堀:嗯。好棒好棒

*就算抱怨也会好好完成任务w

→(四十六)比试开始

-手合わせじゃ、実戦殺法使えねえからなあ。どーしよっかな
-比试的话,实战的杀法就不能用了啊。该怎么办呢

*习惯了土方先生天然理心流的实战剑术所以对手合苦手

→(四十七)比试结束

-やっぱりさー、目つぶしやら組み打ちやら入れないと、練習にならなくね?
-果然啊——没有扬沙迷眼和扭打就不算练习吧?

*有点孩子气觉得练习就要像实战一样ww因为实战占优势嘛

→(四十八)比试开始(和国广)

-兼:正道を学ぶのも大事っちゃあ大事か
-兼:学习正道也是很重要的事吗
-堀:兼さんが何やら難しい顔をしている...
-堀:兼桑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情...

*猜测是大家念叨他要好好学习正道念叨久了来的反应

→(四十九)比试结束(和国广)

-兼:正道を修めた上での邪道か。そりゃそーだ
-兼:修成正道之上的邪道吗。说得也是
-堀:到達したようだ...
-堀:好像达到目的了...

*233333333为什么是和国广手合以后明白了这个道理啦

→(五十)比试开始(和之定)

-兼:刀は実践ってね。かっこよくいくぜ、之定!
-兼:刀是实战用的。帅气地上吧,之定!
-之:雅さに欠けるな
-之:真是不够风雅啊

*[1]认为刀是实战用多一点,但是也要兼顾帅气
*[2]从称呼上来看和之定的关系应该很正常很融洽,没有因为名声而受影响,也看出兼さん是很乐观看得开的

→(五十一)比试结束(和之定)

-之:中々やるな
-之:还挺能干的啊
-兼:ちょっといいところ見せることができたかな
-之:是不是稍微让你看到了些我的优点呢

*这句看来之定是认可兼さん的,而兼さん也有在之定面前证明自己的意思

→(五十二)比试开始(和清光)

-清:今日は楽しい道場剣術っと
-清:今天是快乐的道场练习
-兼:よーし、今日くらいは綺麗な剣術を心がけるか
-兼:好,今天就把这美丽的剑术铭记于心吧

*似乎是和清光的追求美丽达成共识

→(五十三)比试结束(和清光)

-清:ちょっとー、途中から何でもありに切り替えるってずるくない?
-清:等等,在途中切换成什么都可以的状态是不是太狡猾了点?
-兼:悪い悪い、お前相手だと、つい熱くなっちまってさあ
-兼:抱歉抱歉,因为对手是你,一不当心就热血起来了

*[1]清光的主人是总司,总司主要的剑术流派也是天然理心流,遇到同流派又熟悉的剑法大概就不自觉当成实战了吧
*[2]认可清光的剑术所以会一不当心热血起来

→(五十四)比试开始(和安定)

-兼:その羽織が泣かねぇようにな
-兼:可不要让那羽织哭泣啊
-安:そう煽らなくても、見事に突いてあげるよ
-安:不用这样煽动我,我也一样会尽全力进攻哦

*会用激将法

→(五十五)比试结束(和安定)

-兼:ふんふん……。悪くねーな
-兼:呼呼......。还不赖嘛
-安:そのままお返しするよ
-安:原话奉还

*对于安定也是一样认可他的剑术的

→(五十六)比试开始(和长曾祢)

-长:実戦剣術と言えど、日々の研究が重要なんだ
-长:说起实战剑术,日常的研究可是很重要的
-兼:あんたなら、手加減なしで行けるな
-兼:是你的话就会毫不放水地上吧

*追求尽全力的比试(?

→(五十七)比试结束(和长曾祢)

-长:悪くないな
-长:还不赖嘛
-兼:実戦に使える上で華がある。これが理想よ
-兼:在可以实战使用的基础上兼顾华丽性,这可是理想啊

*想要又帅又强xN

→(五十八)比试开始(和陆奥守)

-兼:オレもお前も邪道剣法。仲良くやろうじゃねーか
-兼:我和你都是邪道剑法。好好相处吧
-陆:えっ!? わしゃ、そんなふうに思われちょったがか?
-陆:诶!?我,是被这么认为的吗?

*对于陆奥守只是大致定位并且这个定位让对方感到惊讶,可见关系起码不会特别熟悉

→(五十九)比试结束(和陆奥守)

-兼:うん……?予想以上に綺麗な剣筋……?
-兼:嗯......?比想象当中更美丽的剑法......?
-陆:銃を使えん状況やったら、普通に剣術使うに決まっちゅうやんか
-陆:如果发生用不了枪的情况,不就只能平常地使用剑术了吗

*对于陆奥守也是擅长剑术的这一点感到一定程度的惊讶,应该可以印证上一条两人不是特别熟悉

→(六十)回想

-堀:兼さん、ここは函館だよ!
-堀:兼桑...这里是函馆!
-兼:わかってらあ...
-兼:我知道...
-堀:これはつまり主が、いや、前の主が
-堀:这也就是说主人...不...前主
-兼:わかってる!
-兼:我知道了!
-堀:ひょっとしたら死なないですむかも...
-堀:说不定不用死也可以...
-兼:駄目だ駄目だ!てめえ言いつけ忘れたか。歴史は歴史、良くも、悪くも
-兼:不行不行!你这家伙忘记了吗。历史就是历史,好也罢,不好也罢
-堀:でも兼さん、泣いてるよ
-堀:可是兼桑,你在哭哦...
-兼:うるせえ!
-兼:吵死了!

*[1]对于来到函馆并不觉得开心
*[2]非常明确自己的身份,清楚自己不能改变历史
*[3]可能是想到以前的回忆,会哭,被揭穿还会炸毛x

-兼:へへっ、おいでなすった。池田屋には近づけさせねえぞ?
-兼:嘿嘿、来了呢。不会让你们靠近池田屋的哦?
-堀:この時間帯だと…そろそろ討ち入り始まってるのかな
-堀:这个时间......差不多开始进攻了吧。
-长:ああ。元の主に鉢合わせると事だ。出てくる前に急いで片付けるぞ
-长:啊啊、也就是说会和原来的主人见面。在他们过来之前迅速解决吧。
-兼:おい、何難しい顔して考え込んでんだよ、敵は待っちゃくれねーぞ!
-兼:喂、别用那种复杂的表情想那么多了、敌人可不会等你哦!
-长:……和泉守兼定に言っておけ。暴れるのはいいが、うっかり橋に刀傷付けたりするなと
-长:......和泉守兼定,我话说在前头。大闹一场可以、但是别让桥上出现刀痕。
-堀:ああ……僕らがそれをやっちゃったら歴史が狂いますよね……
-堀:啊啊......如果我们这么做了的话,历史会被扭曲呢......

*[4]对于战斗感到很开心也很自信自己可以防住敌人
*[5]土方先生没有参与池田屋事件的战斗(好像说是土方挡住了晚来想抢功劳的人)所以如果在桥上留下土方先生的刀的刀痕那么就会扰乱历史
*[6]会用自己的方式鼓励队友

-兼:気合入れろよ。こいつら、邸内の戦闘で疲弊した連中を狩る気だ。絶対に通すんじゃねーぞ!
-兼:认真一点啊。这群家伙,打算袭击屋里已经战斗到疲惫不堪的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通过这里!
-安:疲弊……か。沖田くんは……ここで無理しなければ長生き出来たのかな?
-安:疲惫......吗?冲田君他......要是没有在这里逞强的话,会不会活得更久一些呢?
-兼:さてね。だが、たとえ時を超えても、オレたちにできるのは敵を斬ることだけだ。病は斬れねーよ
-兼:谁知道。但是,即使跨越了时间,我们能做到的只有斩杀敌人。疾病是斩断不了的啊。
-安:……そうだね。沖田くんの運命は変えられない。……変えさせない。誰にも!
-安:......说的也是。冲田君的命运是改变不了的。不会让他们改变的、谁都不许!

*[7]对比上一个回想可见兼さん也是心思细腻可靠的人,对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鼓励方式

→(六十一)破坏

-勝利にゃ…届かないのか…また…
-胜利……还是……不能传达吗……

*土方先生最后是战死的,这句台词看来兼さん对原主着实有着不小的执念(第一个回想里也能看出这一点)或许是希望可以继承原主的意志吧

期间限定台词

→(六十二)正月限定

-よっ、新年くらい無礼講で行こうぜ?なっ!
-哟,新年来一场不拘身份的宴饮吧?呐!

*看来是很喜欢宴会了,不拘身份应该是想尽情喝酒吧x
『语音里个人听着觉得有点醉醺醺的感觉x配合国广的台词食用更加』

→(六十三)刀剑乱舞一周年

-ふふん、オレたちもこれで一周年だ。これからも強く、華のある活躍に期待しな
-哼哼,我们现在也一周年了。以后尽请期待更强、更华丽的活跃表现吧

*自信,又强又帅x(N+1)

→(六十四)审神者就任一周年

-おお!就任一周年の主殿じゃねーか!これからも頼むぜ?
-哦哦!这不是就任一周年的主公殿下嘛!以后也多多依靠我吧?

*希望被重用被依赖啊www

首先道个歉质量上这篇不如之前分析国广那篇...对于兼さん的理解还远远不够也有点点赶时间了...不过我保证之后一定会修改完善的。欢迎捉虫!!!!!
orz这次不像国广那次是暑假可以放飞自我通宵写分析...虽然国庆不过有点拖延症又有学校排练啊作业啊身体不适啊各种情况和原因总之被拖到了这会儿...角色理解的整合是来不及极化前了,之后再补上吧qwq...
关于极化没什么太多想说的,只是写着这篇的同时在理土方组两刃的关系发现兼さん对国广的态度有点难捉摸,希望极化以后可以多提一下国广,书信里也提一下吧...!!!!(当然私心也是希望官方推土方组啊多点官粮!!!!)这口奶中我就死而无憾QAQ...

希望可以给看到这里的你带来一点点帮助w如果有的话点颗小红心呀www整理这个也是很累的xxx...

@柒玖 也是非常直男不会拍照的repo了x...
期待了好久的本子啊——!!!!
其实早就到了就是到的时候我刚好不在家呜呜呜qwqqq昨天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拆了快递!!!!
看见封面上闭着眼睛的堀感觉真是太棒了q拆开包装以后发现背面本来被挡着的是倒过来的兼www
打开以后发现不仅是眼睛睁开了,还有无名指上的戒指啊戒指——!!!!!!!这种小细节真的太棒了qqq...
内容嘛、嘿嘿嘿(º﹃º )xxx...
不过最喜欢果然还是表白啊!!!
“因为我以为我喜欢的人是个Beta”
这句真是太戳了呜呜呜...!!!!!
真的是非常非常棒非常非常喜欢的本子...!!!
表白柒玖太太,给柒玖太太打call——!!!!!

记录一些可能会写的东西

文:
心拍数(医生兼x助手堀)
受欢迎的兼x不自信的堀
土方组弄丢耳钉的梗(可能是车...)
一药+土方组的チョイス
云狱未完琴谱
冲斋双向暗恋
蓝翔青鸟

戏:
VP日常打戏
Syo心脏病的梗
总司买金平糖

还有审神者的人设和暗堕清光的私设


等文你就输了(...

【土方组】海の中で会いましょう[上](刀剑乱舞.)

又名:被自己喜欢的太太催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x(手动划掉)
沉海梗有,审神者出没,涉及个人对于历史角色的理解,可以共同讨论但拒绝撕逼。
上的内容没什么cp感,算是为下铺垫,见谅。
如果喜欢的话给小红心和评论呀www
——————————————————————————————
“……”气泡上浮的声音。

想象中痛苦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快就到来,一直到体内的氧气渐渐被消耗,苦涩的海水涌入口鼻,那种冰冷的窒息感才带着绝望渗透进身体。

“兼さん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吗……”

这具付丧神的躯体不像人类那样会因缺氧而思绪模糊最终失去意识迎来死亡,相反,在海中才能听到的声响萦绕在耳边,要是忽略呼吸的不畅,大脑倒是意外的清晰,甚至连那些被刻意埋藏不愿触碰的回忆也浮现在了脑海中……

那是硝烟四起的战场,噪杂的声音以及和自己背靠背站着的身着本来早就被命令销毁的葱色白山纹羽织的青年。手中紧握着的是作为本体的刀剑,在盛行热兵器的时代,即使辛苦但在体现自己存在的真正价值的战场上,更多的自然还是畅快。

——一直到那一声枪响,子弹进入肉体的闷响,马儿的悲鸣,重物落地的声音和不可控制的呻吟,这些糟糕的声音一一传入耳中。

自己和兼さん都是第一时间摆脱了正在纠缠的对手跑到了我们的主人土方岁三身边。刺目的鲜血从他的伤口处不断流出,兼さん失控般砍杀着企图靠近的敌人,而自己则是抱着土方先生按住他的伤口,血液沾满了五指和手掌却无法阻止那人生命的流逝。

不知何时,杂乱的声响停下了,周围已经没有继续进攻上来的敌人,带着满身伤痕的我们守在奄奄一息的主人的身边。明明一向是以鬼之副长著称的土方先生现在确是因失血过多而使得他本就疲惫的面庞更加憔悴,他竭尽全力将手放到了我们的头上,挪动着唇却说不出话,不过他作出那样的口型,我们便明白了他想说的话。

没有更多的道别,随着手无力的下滑,他在我们怀里闭上了眼睛并且永远不会再睁开。

他带着不甘和似乎解脱了一般的神情牵扯出更久以前的记忆浮现在了脑海中。

为了使浪士组得以发展,土方先生定下了严苛的局中法度,凡是违规者,不论职务一律切腹——新选组曾经的总长山南敬助便是因为逃跑被抓回,后切腹自尽,当时为他介错的是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以往早有鬼之副长这一称呼,但大多数人还不敢怎么声张,直到连山南先生都被处刑后,土方先生也就确立了“新选组鬼之副长”的地位。

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自己和兼さん最清楚,切腹的处罚是山南先生自己提出的,而介错也是冲田先生所提出,处死山南先生时土方先生是多么悲伤多么不忍……他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使新选组能够稳定地在规划路线上前行罢了。

教导我们剑术时的土方先生,在受伤时为我们包扎的土方先生,饭桌上无奈大伙儿吵闹的土方先生,把我们视为家人而非冰冷武器的土方先生……

他其实,是个温柔的人。

离开时勾起的嘴角,他一定是去找先走一步的近藤先生和冲田先生他们了吧?在那边的世界,他们又能回到最初,单纯而幸福。

兼さん哭了。

明明平时一直粗枝大叶,说着自己又强又帅,总是自信满满爱笑的兼さん,在土方先生离开时却嘶吼般将压抑着的感情释放了个彻底。那时的自己看着哭泣的他便也彻底放弃克制大哭了起来,希望从眼眶中流出的泪水可以一并带走来自心脏处的疼痛。

现在回忆起来也还能感受到当时的无力……

在土方先生走后,我们回到了他的老家,刀剑的时代已经过去,不必再上战场的我们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我作为兼さん的助手照顾着他的一切,我们都逐渐习惯了只有彼此的生活。

我们企图让时间修复难以愈合的伤口,事实却总是不近人情。

死别过后是生离。

不具有什么收藏价值的胁差“堀川国广”在刀剑失去战斗意义的时代也不过是破铜烂铁,随着禁刀令的颁布更加否定了刀剑存在的价值。

如果我被收缴就能保证兼さん的安全,那我必定选择保护好兼さん。

随后我被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带走并投入了海中。

“兼さん会不会又喝很多酒随便找个地方就躺下睡,会不会把长发弄得乱七八糟,会不会偷懒不好好干活,会不会……”

再怎么担心,这份感情也无法传达。

身体离水面越来越远,习惯了人类所谓的溺水后生理上的痛苦也逐渐消失,但同样的,曾经拥抱时的温度也渐渐感受不到……

“兼さん一个人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鱼儿们在身侧游动,水流声和气泡声不断在耳边响起,可光源却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直到彻底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兼さん……”

冰冷的海水侵蚀着我的本体,我不断回忆着过往的点点滴滴企图在回忆中寻找温暖,最后再几乎不抱希望地祈愿着,让我再一次与兼さん见面,让我继续作为他的搭档兼助手一起生活,并肩作战……

“兼さん……还能再次见面吗……?”





“啊、主上。我有事找你……”

蓄着一头快要及地的黑色长发的青年正坐在房间的坐垫上。

在他对面是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左右的小姑娘,此时正抱着一个圆圆的还长有两个耳朵和小手,看起来好像是什么动漫里动物模样的抱枕,身子随意地靠在桌子边,一副略显懒散的样子丝毫不会给人任何“上级者”所有着的距离感。

而这位被唤作是“主上”的少女此时的样子与青年显而易见的紧张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兼定要找我帮忙吗?那我可要好好听听是什么样的事,能不能帮上忙啊。”少女稍稍坐正了些,俏皮地眨眨眼看着面前的人。

“其实……是稍稍听到了一点传闻。”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说下去一般,青年顿了顿。“听说,主上不能召唤失去本体的刀剑付丧神,但是可以动用力量搜寻下落不明的刀剑。”

刚刚还是一副随意样子的少女听完青年的话后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抿了抿唇,将视线从对面人的身上移开。“……这件事,你听谁说的?”

“所以这是真的吗!”见少女没有否认,青年像是抓住什么重要信息一般继续了他的话。“听谁说的不重要,主上帮我找一下堀川国广这把胁差吧!当初是被收缴后沉入了海中,如果借用您的力量的话,说不定……”

“我做不到。”未等青年把话说完,少女就打断了他。“是,我确实可以搜寻堀川国广的下落,实际上我也尝试过带回他。但是他在深不可测的海底,我的能力有限,无法下沉到那么深的地方去。”

“那么,由我去海里带回他,只要主上告诉我具体位置就够了。”意外平静的语气。

少女听到这话后确是大吃一惊。“什……!?我不允许!这太危险了!弄不好连你也会一起沉入深海再也回不来的!”

“国广那家伙啊……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自称是我的助手我的搭档,实际上我也一直在受他照顾,甚至,那家伙沉海也是代替我去的。”……

“……这些我查过。你们都是土方岁三所使用的刀,有着很强的羁绊。但是让付丧神潜到海中这种事实在太危险了我不会同意的!”少女仍然不打算退让——即使她很早以前就想带回堀川国广,让土方岁三的两把爱刀重逢,但这如果是拿就在眼前的和泉守兼定做赌注,她宁可守护好眼前的人。

“喂、喂!主上你忘记了吗?我可是又帅又强的打刀和泉守兼定,只不过是潜入海中,这种事绝对是小菜一碟!”青年搬出了他总是挂在嘴边的话,平时听着总觉得他有些自恋过头,但此时说出确是给人一种他下定决心要这么做了的感觉。

“……。”沉默无语。

“国广对我来说是胜过伙伴,胜过家人的独一无二的存在……已经让他一个人在海里待了太久太久了。在战场上被他协助,好几次都是多亏了他才没有碎掉,最后那家伙甚至还代替我被丢到海里。这次,该换我去救他了啊——顺便告诉他,擅自离开这种有失助手身份的事不许再做了。”

再次见到堀川国广并告诉他这些,是和泉守兼定在这个本丸被唤醒后最大的心愿。

“……。”少女心中自然是明白这些的。

“主上……拜托了。”

双手在不知何时已经攥成了拳头,兼定既然已经决意要去这么做,那看来是阻止了也没用吧……

“一定要回来。”

“和泉守兼定,一定要回来——带着堀川国广一起回来。”

——————————————————————————
溜了溜了...!!!

很久没有记录这方面的东西了。高中以后其实渐渐有点不敢去面对这个梦想了总觉得太不切实际有点怕被笑话...今天说出来却是松了口气一般很舒畅w所以即使很晚了也想记录下来。
明明已经是踏出第一步和第二步了为什么更加胆怯了呢?在这里放弃可不行呀!
僕はキラキラの声優になりたい。
絶対、諦めない!

呐、当我站在舞台上实现我心愿的那一刻、请为我应援哦w

各位七夕快乐www
最喜欢大家啦♡

想成为被大家喜欢的人,但是无论哪方面都还是远远不够。
想留在她身边...不过好像这次我也并没有被需要啊...
总之,还要更加努力才行...

【堀川国广】关于极化

认真去想的话感觉极化了的刀刀们多多少少都会改变...个人熟悉新选组历史和堀川多一点,所以就说说对堀川极化的想法吧...
实际上是先想奶极化才有了之前的台词分析和角色理解...不过该说的我觉得我都说完了orz
个人觉得堀川对于过去是有执念的,这一点是和他别的语音中透露出的成熟开朗不同。在回想里甚至是被兼さん提醒不能改变历史,之后也像反驳一样说兼さん哭了而没有说“我知道了”...所以应该是有一定执念的,至于执念的程度不是很能说的清,如果连三句不离兼さん都是因为遗憾过去他的下落不明没能照顾兼さん到最后甚至可能土方先生离开的时候他也不在他们身边...那就是很深的执念了,如果官方是预谋拿这个搞事那可能回来后的堀川就...会变不少吧。具体堀川对历史的执念到了什么程度极化以后也就知道了。
我的话...极化回来希望堀川是能够彻底放下那些执念,变得更强更自信,兼厨这点不知道会不会改变,私心奶一口不改。立绘剪影看不出太多...只能猜测飘带可能是护额上的。
如果官方不搞事,堀川还是那个开朗可爱的小天使,如果搞事(可能性很小)...真怕堀川像药研那样变得非常稳重可靠但是念叨照顾主人不那么活泼了...
还有没多少个小时就开极化了...我奶不动了...听天由命吧x...
开极化后在这篇里补上个人想法。


极化了以后的小天使还是兼厨而且更自信了立绘还那么棒还兼さん同框耳饰!!!我先去跑圈冷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