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夜りんや_现实过分充实

cn翎夜Rinya
蝙蝠少女。
想成为被大家喜欢的人。
キラキラの声優になりたい。
“仅有一次的人生,当然要做自己想做喜欢做的事!”
绝对不可以放弃梦想!

比起写文写戏可能更擅长写理解与分析的一条咸鱼

拍片一时爽,后期火葬场

我爱PIU

集训中...现实过分充实

【土方组】海の中で会いましょう[上](刀剑乱舞.)

又名:被自己喜欢的太太催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x(手动划掉)
沉海梗有,审神者出没,涉及个人对于历史角色的理解,可以共同讨论但拒绝撕逼。
上的内容没什么cp感,算是为下铺垫,见谅。
如果喜欢的话给小红心和评论呀www
—————————————————————————
“……”气泡上浮的声音。

想象中痛苦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快就到来,一直到体内的氧气渐渐被消耗,苦涩的海水涌入口鼻,那种冰冷的窒息感才带着绝望渗透进身体。

“兼さん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吗……”

这具付丧神的躯体不像人类那样会因缺氧而思绪模糊最终失去意识迎来死亡,相反,在海中才能听到的声响萦绕在耳边,要是忽略呼吸的不畅,大脑倒是意外的清晰,甚至连那些被刻意埋藏不愿触碰的回忆也浮现在了脑海中……

那是硝烟四起的战场,噪杂的声音以及和自己背靠背站着的身着本来早就被命令销毁的葱色白山纹羽织的青年。手中紧握着的是作为本体的刀剑,在盛行热兵器的时代,即使辛苦但在体现自己存在的真正价值的战场上,更多的自然还是畅快。

——一直到那一声枪响,子弹进入肉体的闷响,马儿的悲鸣,重物落地的声音和不可控制的呻吟,这些糟糕的声音一一传入耳中。

自己和兼さん都是第一时间摆脱了正在纠缠的对手跑到了我们的主人土方岁三身边。刺目的鲜血从他的伤口处不断流出,兼さん失控般砍杀着企图靠近的敌人,而自己则是抱着土方先生按住他的伤口,血液沾满了五指和手掌却无法阻止那人生命的流逝。

不知何时,杂乱的声响停下了,周围已经没有继续进攻上来的敌人,带着满身伤痕的我们守在奄奄一息的主人的身边。明明一向是以鬼之副长著称的土方先生现在确是因失血过多而使得他本就疲惫的面庞更加憔悴,他竭尽全力将手放到了我们的头上,挪动着唇却说不出话,不过他作出那样的口型,我们便明白了他想说的话。

没有更多的道别,随着手无力的下滑,他在我们怀里闭上了眼睛并且永远不会再睁开。

他带着不甘和似乎解脱了一般的神情牵扯出更久以前的记忆浮现在了脑海中。

为了使浪士组得以发展,土方先生定下了严苛的局中法度,凡是违规者,不论职务一律切腹——新选组曾经的总长山南敬助便是因为逃跑被抓回,后切腹自尽,当时为他介错的是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以往早有鬼之副长这一称呼,但大多数人还不敢怎么声张,直到连山南先生都被处刑后,土方先生也就确立了“新选组鬼之副长”的地位。

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自己和兼さん最清楚,切腹的处罚是山南先生自己提出的,而介错也是冲田先生所提出,处死山南先生时土方先生是多么悲伤多么不忍……他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使新选组能够稳定地在规划路线上前行罢了。

教导我们剑术时的土方先生,在受伤时为我们包扎的土方先生,饭桌上无奈大伙儿吵闹的土方先生,把我们视为家人而非冰冷武器的土方先生……

他其实,是个温柔的人。

离开时勾起的嘴角,他一定是去找先走一步的近藤先生和冲田先生他们了吧?在那边的世界,他们又能回到最初,单纯而幸福。

兼さん哭了。

明明平时一直粗枝大叶,说着自己又强又帅,总是自信满满爱笑的兼さん,在土方先生离开时却嘶吼般将压抑着的感情释放了个彻底。那时的自己看着哭泣的他便也彻底放弃克制大哭了起来,希望从眼眶中流出的泪水可以一并带走来自心脏处的疼痛。

现在回忆起来也还能感受到当时的无力……

在土方先生走后,我们回到了他的老家,刀剑的时代已经过去,不必再上战场的我们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我作为兼さん的助手照顾着他的一切,我们都逐渐习惯了只有彼此的生活。

我们企图让时间修复难以愈合的伤口,事实却总是不近人情。

死别过后是生离。

不具有什么收藏价值的胁差“堀川国广”在刀剑失去战斗意义的时代也不过是破铜烂铁,随着禁刀令的颁布更加否定了刀剑存在的价值。

如果我被收缴就能保证兼さん的安全,那我必定选择保护好兼さん。

随后我被不知道哪里来的人带走并投入了海中。

“兼さん会不会又喝很多酒随便找个地方就躺下睡,会不会把长发弄得乱七八糟,会不会偷懒不好好干活,会不会……”

再怎么担心,这份感情也无法传达。

身体离水面越来越远,习惯了人类所谓的溺水后生理上的痛苦也逐渐消失,但同样的,曾经拥抱时的温度也渐渐感受不到……

“兼さん一个人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鱼儿们在身侧游动,水流声和气泡声不断在耳边响起,可光源却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直到彻底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兼さん……”

冰冷的海水侵蚀着我的本体,我不断回忆着过往的点点滴滴企图在回忆中寻找温暖,最后再几乎不抱希望地祈愿着,让我再一次与兼さん见面,让我继续作为他的搭档兼助手一起生活,并肩作战……

“兼さん……还能再次见面吗……?”







“啊、主上。我有事找你……”

蓄着一头快要及地的黑色长发的青年正坐在房间的坐垫上。

在他对面是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左右的小姑娘,此时正抱着一个圆圆的还长有两个耳朵和小手,看起来好像是什么动漫里动物模样的抱枕,身子随意地靠在桌子边,一副略显懒散的样子丝毫不会给人任何“上级者”所有着的距离感。

而这位被唤作是“主上”的少女此时的样子与青年显而易见的紧张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兼定要找我帮忙吗?那我可要好好听听是什么样的事,能不能帮上忙啊。”少女稍稍坐正了些,俏皮地眨眨眼看着面前的人。

“其实……是稍稍听到了一点传闻。”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说下去一般,青年顿了顿。“听说,主上不能召唤失去本体的刀剑付丧神,但是可以动用力量搜寻下落不明的刀剑。”

刚刚还是一副随意样子的少女听完青年的话后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抿了抿唇,将视线从对面人的身上移开。“……这件事,你听谁说的?”

“所以这是真的吗!”见少女没有否认,青年像是抓住什么重要信息一般继续了他的话。“听谁说的不重要,主上帮我找一下堀川国广这把胁差吧!当初是被收缴后沉入了海中,如果借用您的力量的话,说不定……”

“我做不到。”未等青年把话说完,少女就打断了他。“是,我确实可以搜寻堀川国广的下落,实际上我也尝试过带回他。但是他在深不可测的海底,我的能力有限,无法下沉到那么深的地方去。”

“那么,由我去海里带回他,只要主上告诉我具体位置就够了。”意外平静的语气。

少女听到这话后却是大吃一惊。“什……!?我不允许!这太危险了!弄不好连你也会一起沉入深海再也回不来的!”

“嘛,主上你稍微冷静一点听我说。”意识到自己破口而出的话确实有些鲁莽,青年连忙安抚了惊讶的少女,经过一番思考后才再次认真的开口“国广那家伙啊……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自称是我的助手我的搭档,实际上我也一直在受他照顾,甚至,那家伙沉海也是代替我去的。”……

“……这些事情的记录我都看过。你们都是土方岁三所使用的刀,有着很强的羁绊。但是让付丧神潜到海中这种事实在太危险了我不会同意的!”少女仍然不打算退让——即使她很早以前就想带回堀川国广,让土方岁三的两把爱刀重逢,但这如果是拿就在眼前的和泉守兼定做赌注,她宁可守护好眼前的人。

“喂、喂!主上你忘记了吗?我可是又帅又强的打刀和泉守兼定,只不过是潜入海中,这种事绝对是小菜一碟!”青年搬出了他总是挂在嘴边的话,平时听着总觉得他有些自恋过头,但此时说出确是给人一种他下定决心要这么做了的感觉。

“……。”沉默无语。

“国广对我来说是胜过伙伴,胜过家人的独一无二的存在……已经让他一个人在海里待了太久太久了。在战场上被他协助,好几次都是多亏了他才没有碎掉,最后那家伙甚至自作主张代替我被丢到海里。这次,该换我去救他了啊——顺便告诉他,擅自离开这种有失助手身份的事不许再做了。”

再次见到堀川国广并告诉他这些,是和泉守兼定在这个本丸被唤醒后最大的心愿。

“……。”少女心中自然是明白这些的。

“主上……拜托了。”

双手在不知何时已经攥成了拳头,兼定既然已经决意要去这么做,那看来是阻止了也没用吧……

“一定要回来。”

“和泉守兼定,一定要回来——带着堀川国广一起回来。”

—————————————————————————
溜了溜了...!!!

评论(4)

热度(57)